我爱动漫,我是死宅,但我是个好人,我不恶心

本文原作者:郁郁。本文已获得转发授权。

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也不知道是谁规定的,社会上的普罗大众似乎莫名地达成了一种共识,认为但凡是死宅,家里的环境就一定是脏乱差;身材体重方面不是过瘦就是过胖,暂且不说,还要能不定期地散发出点奇怪的味道,而要是你做不到这些,那么分分钟会被打上伪宅的称号,严重点的,甚至还会直接开除你宅籍。

而每每遇到这种情况,我都会情不自禁,发自内心地想问一句,朋友,死宅吃你家大米啦。

其实社会上,这种对宅的偏见由来已久,特别是在我们隔壁的岛国更为严重,我相信,要是人能被官方认证分个三六九等的话,在他们那,死宅估计可以说是要被归到贱民的那一范畴的啊。

而这也正是为什么,我们可以在各类动漫作品中看到,男女主二人拼死都要隐藏自己的宅属性。那么造成这一切的根源到底是什么呢?今天,就让我这个伪宅来带领大家,在世界中心呼唤爱,共同去探索其中的奥秘。

那么既然要讨论为什么,就得先知道它是什么,平常我们所说的”宅”,全称叫做OTAKU-御宅族,起源于《超时空要塞》中林明美与一条辉之间的相互寒暄,后来逐渐演变成了指对某一特定的文化领域,有着极度热爱的一类人的称呼,它所包含的对象是多元的,但是我们通常都会默认为指的是ACGN。

跟各类亚文化一样,它发展历程饱受争议,这源自于人本身的排他反映,我们对未知向来抱有恐惧。不过,虽说如此,事实上,当年宅文化在刚兴起的时候,并没有在社会上引起太大的波澜,毕竟相对于这些看上去战斗力不过五的渣渣而言,人们还是比较担心当时盛兴的暴走族和黑道文化。

(80年代的日本,暴走文化在年轻人中风靡一时)

但可惜的是死宅们所期待的安稳生活并没有持续太久,1988年宫崎勤事件的发生,一口气把整个ACGN文化推上了风口浪尖,当时的各路媒体仅是根据嫌疑人家里藏有相关的儿童动漫色情影片,就直接把这起针对幼童的连续诱拐杀人案定义为,”宅文化所催生出来的恶魔”,很中二的一个称呼对吧,尽管后来人们发现,该类影片其实只占嫌疑人所存有的非法作品中的少数,但是,难得找到的替罪羊,谁又想放过呢,就跟我们曾经所宣传的,”孩子成绩不好都是游戏的错”一样,要能一口气推干净的责任,绝对不留半点在身上,毕竟死道友不死贫道,这可是人的通性啊。

于是乎,在那之后,宅们就被打上了社会失败者的标签,OTAKU甚至还一度成了禁忌词,基本只要你敢自称死宅,那么你在别人的眼里就和一个潜在犯罪者没什么两样了。

(”宫崎勤事件”的发生,给予了当时如日中天的岛国动漫产业当头一棒)

尽管在那之后,日本社会对事件重新进行了讨论与反思,也得到了相对客观的评定,但是曾经的影响就像插在木桩里的钉子,即便能够拔掉,痕迹却消不去了。

于是乎,在顶着这么一个恶名的影响下,越来越多的锅,被盖在了死宅们的头上,他们用实际行动向世人证明了一个亘古不变的真理,那就是”苦逼的人会越来越苦逼”,在事件发生后的不久,日本经济泡沫破裂,公司破产,股市暴跌,大量的岛国社畜被迫回归自然,当起了家里蹲。

于是乎,就这样,死宅们的下一口锅准备好了,突如其来的经济危机让岛国人民心中聚集起了巨大的不满,而这种压力急切需要得到施放,一切显得都是那么的理所当然,剩下的,只要找个背锅的就好啦,于是乎,那群整天蹲在家里的待业青年就这样被摆上了台面,事情发展到这里其实都显得相当合理,毕竟有工作的鄙视没工作的,年长的鄙视年幼,这些都是我们见惯不怪,更何况这堆啃老的确实也已经对社会形成了负担,那么适当给点压力也是应该的,我们普罗大众也就这样顺势操作一下嘛。

然后在这么一片风平浪静之下,搞事的就来了,部分媒体疯狂地带节奏,不断地去模糊宅与家里蹲的概念,从而成功地让广大吃瓜群众把两者混为一谈,甚至以至于到了今天,每每当我们与圈外人聊起动漫,聊起游戏的时候,在他们脑海中浮现的,总是一个又一个刻板的印象,脏乱差,土肥圆也就此被默认为了死宅的原罪,所以,这也就不难解释,为什么之前四月番《宅男腐女恋爱真难》开播的时候,会有那么一群人,在弹幕里不停地刷什么,死宅不可能长的这么好看,房间不可能这么干净,不可能会有女朋友这些,对此,我只想说,朋友,死宅吃你家大米啊。

不过,随着近年来,人们逐渐意识到,动漫领域以及OTAKU人群藏有着巨大的消费市场,于是乎,在金钱强大力量的带领之下,社会舆论的风向也逐渐开始转变,虽说市场动机不纯,但是对于常年饱受偏见的死宅们来说,也可以称得上是久违的曙光啦。

(日本的动漫产业产值每年230万亿日元,成为日本的第二大支柱产业)

那么,在讲完了外患之后,我们也是时候来聊一下内忧,正如同一句俗话所说,人数过万,智商减半,圈子大了,莫名其妙的人自然也就多了,远到需要横跨将近整个亚欧大陆的瑞典死宅我们暂且不说,光是在隔壁岛国,这几年发生的死宅恶性事件,光我记得的就有好几起,而且都还不是什么小事,轻一点的,在握手会上给爱抖们抹上奇怪的不明液体,严重的甚至直接带刀砍人,而事件一经报道,众多OTAKU辛辛苦苦好几十年夹着尾巴做人所积累下的好感度又一次被败了个精光。

(网络上广为流传的一张关于”爱抖”接待死宅时的反应图)

不过,一码归一码,圈子那么大,总会出现几个人渣,这些也毕竟只是个别事件,总抓着不放,多少也显得有些没意思。

那么,到底对于死宅这个群体来说,最为突出的问题是什么呢?我个人认为是KY,KY是日语”空気が読めない”缩写,意思指的是看不懂气氛的人,而宅,既然会被称为宅,那么估计多多少少都不怎么喜欢出门,因此,也就自然而然地,会导致部分社交能力的缺失,成为这个KY群体的常见组成部分。

而这个问题的表现也是比较明显的,像是之前巨人、食尸鬼还比较火热的时候,我们可以经常地在一些完全不相关的视频里面,看到尬吹这两部作品的弹幕,就例如我看个日剧吧,在那段时间里面,但凡男主是个比较爱干净的,就有人跑来刷1米6,但凡女主身材有点腹肌的,就有人跑来刷三笠,是个丧尸片就有人来刷调查兵团,朋友,我可去您妈的吧,程度之严重,可以说是能够把我这个追了四五年漫画的人直接劝退,时至今天,我连巨人TV的第一季都还没有看完,可以说是十分过分了。

(由于”巨人粉”的无脑刷梗,”闭嘴番”这个词,应运而生)

再者,还有的就是那些,不顾他人感受,不分场合,到处拉着小伙伴聊后宫番,谈论巨乳、平胸的家伙,和那些明明恋爱都没有谈过,却整天跟人说什么,三次元没有真正的爱情,妹子都是肮脏的,之类的人,这些梗可能在圈子内十分的常见,大家也知道,其实你只不过是想开个玩笑罢了,但是,对于完全局外的人而言,听完这些,多半只会认为”四斋蒸鹅心”,所以很多时候,误会就是这样产生的了,真可谓是,缘,妙不可言。

(欺诈猎人中的这句台词,深深反映出了岛国死宅的无奈)

那么既然我们提到了这么多不好的,是不是代表死宅的形象已经没救了呢,其实关于这一点,客官您大可放心,虽说我刚刚似乎是把宅往死里黑,但是我们永远得相信,事情总是会往好的方面发展对吧,就例如各大平台自发地引进小黑屋制度、改革禁言机制,让弹幕里、评论里的那些KY和杠精大大减少,甚至还有部分选择采用这个文字替换机制,把诸如”草泥马”、”甘霖娘”之类的国骂,直接替换成了”我爱你”,瞬间让无数的猛男互怼,直接变成了深情告白,真可谓是杀人于无形。

再者,加上方才所提到的,社会逐渐意识到死宅群体所蕴藏的经济价值,二次元的概念开始得到泛化,许多曾经的歧视、偏见,逐渐在交流与冲突之中得到淡化,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当我们再次提到OTAKU,提到死宅,脑海中所浮现的那个形象,将会是多元的,而不再只是刻板的土肥圆,脏乱差。

本文原作者:郁郁。本文已获得转发授权。

分享二次元的精彩Σ(っ °Д °;)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