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禧一代在性别认同上的第一个坎你迈过去了吗?

我们终于有机会聊一聊动画片里的男性角色了。

90年代初有那么一部动画片,每到播放的时间,院子里玩耍的小孩会丢下手里的玩具,以音速跑回家里,央求大人赶紧开电视观看。这部叱咤风云的动画片就是《圣斗士星矢》(下文简称《星矢》)。相信小时候家里有电视的千禧一代对这部动画片即使不会了如指掌也会有所耳闻,可以说它是一代人的文化记忆(cultural memory)。片中打不死的“五小强”曾是我们小时候争相崇拜的对象——谁的武功最强、谁的圣衣最帅的争论足可以吵上一个暑假。

在把这部动画再次翻出来之前,让我们来回忆一下片中这五个主角吧:雅典娜石榴裙下勇敢顽强的星矢,金发白肤有点恋母的西伯利亚天鹅王子冰河,背景神秘长发飘逸的青龙猛男紫龙,以坏蛋身份出场却忠义两全战力十足怎么也打不死的火凤凰一辉

还有,那个粉衣绿发手持大号银项链的“娘娘腔”阿瞬,“瞬,一辉的妹妹……”?

仙女座瞬是不折不扣的男儿身

与其他四位主角不同的是,瞬在《星矢》中基本上是个和平主义者,经常坚持以非暴力途径解决问题。他为人性格温柔,充满同情心和慈悲心,经常因感动或伤心而流泪。与日文原版相反的是,《星矢》初代的中文版误打误撞地用了女演员为瞬配音,再加上瞬的圣衣颜色是传统意义上的女性色粉色,武器为银色锁链,作战风格飘逸优雅,导致没有家长在场进行观看指导的很多小朋友曾分不清瞬是男是女,有的甚至长大后在网络上重温这部作品时才惊掉下巴地发现原来瞬是个男孩。

回想一下,我们小时候看的日本流行动画中其实充满了各种假小子和战力十足的女性形象,比如《秀逗魔导师》中的莉娜·因巴斯,《EVA》中的明日香,《美少女战士》中的木星水手,《攻壳机动队》中的素子少佐,《魔神英雄传》(不是“坛”!)中的忍者小美等等。

《攻壳机动队》草薙素子

《美少女战士》木星水手

但是在以战斗为主的动画中,像瞬一样慈悲、温柔、能不动手绝不动手,充满了传统意义上女性性格的男性角色却并不多。在那个时代,一旦有了一个这样的角色后,很多小朋友们对这个非典型人物形象的困惑大多最终会导致对其的鄙夷或歧视。这仿佛就跟我们小时候觉得女孩子穿男孩子衣服无所谓,但是男孩子穿女孩子衣服往往就会被包括女孩子在内的所有人嘲笑一样。

“真汉子不落泪!” 我们中的很多人小时候也被这样教育过

当时一起坐在电视机前看动画的小伙伴们有的会觉得瞬的特殊性并无不妥,但并不是大家都能在不打标签的情况下平静地原样接受瞬。在《星矢》初代第六十集中,瞬抱着必死的决心用体温将冻僵的战友冰河救活这个情节是很多海外粉丝认定“瞬是 gay”的决定性论据。这里或许有嘲讽,或许有认同寻求,可不管出于何种目的,我们不得不承认这是一种将某一个体毫无根据地打上标签的行为。

瞬用体温将冻僵的冰河救活

想象一下,假如《星矢》在2018年被Netflix 只升级音画、剧情保持原样重制,单凭这个场景就能将这部动画在全球范围内推至各大社交媒体和影评网站的风口浪尖,bromance 和 slash 同人粉丝则会兴奋尖叫,动漫圈儿内的 LGBTQ+ 群体和其支持者则会将其推举为年度动漫酷儿英雄,纷纷将此段动画截屏制成 gif,挂上各种五彩斑斓的滤镜,打上各种声色犬马的 tag。

除了东亚,拉美是另一个日本动漫大受欢迎的地区。一部动漫作品如果有汉化,基本就一定会有西语/葡语化。而这张拉美粉丝做的图,好像在宣传着不属实的信息……(图片来自 reddit.com/r/SaintSeiya)

“瞬不是 GAY!”甚至有粉丝专门撰写文章来为瞬“澄清”。这其实也是一厢情愿,因为片中根本没有关于他性取向的任何线索啊。

这种局面让我想到不少西方观众对一部近期影视作品中情感表现的一厢情愿式的解读:《星球大战:侠盗一号》中两个亚洲和尚在死前稍微抱一下,就在西方社交媒体和同人网站上被欢乐地宣传成甜美的 gay couple。而传统意义上讲更保守的亚洲的观众反而没有这么狭隘,会觉得两个多年交情的同性战友在生离死别时都不能以非同性恋身份互相依偎一下是不是太没人性了?我姑且称上述对情感表现一厢情愿式的解读的现象为同性恋慕感知超敏感现象(Homosexuality Perceptive Oversensitivity),简称 HPO。

如此亲密的合影姿势在19世纪末和20世纪初的西方随处可见。在好莱坞将酷得不回头看爆炸的各式“摸不得”alpha-male打造成男性观众向往的“真爷们”范例前,人们对非同性恋之间的同性身体接触的接受程度甚至要比当今高上许多,并且也不会将其打上标签来寻找身份认同。

HPO 的流行是一件一个巴掌拍不响的事。20世纪以好莱坞为首的西方影业将一个个硬汉形象在影视作品中竖立起来。在影视作品中,除了英俊的脸、健美的肌肉、时尚的衣着、炫目的跑车和名枪名表之外,这些硬汉们往往还有一个常被忽视的特点,那就是他们在个人空间上不可侵犯。通常只有他们摸别人(绝大多数时候是女人)的份,绝不会轮到别人摸他们。所以你不会看到007在酒吧里与好哥们勾肩搭背,也不会看到肮脏哈里嬉笑着和同僚们互相拍屁股。在悲伤感情的表达上他们也比正常人要木讷许多,即使最好的朋友死了也不会痛哭流涕,只是默哀片刻了事。因为对好莱坞要塑造的 alpha-male 形象来说,这些行为都是够男人的。

而近年来西方影视作品中硬汉形象越来越不卖座了,作品中对人物性格的表现手法相比几十年前也越来越多样了,关于同性友谊的描写也变得细腻起来。我们开始看到各种同性朋友间再次开始像以前的异性恋一样互相勾肩搭背,“摸不得”的 alpha-male 形象则也越来越少,因为大家觉得他们太无聊了。

可是经历了近百年的时光隔离,观众甚至连非同性恋的同性友谊是如何在照片合影中表现的都不记得了,所以无论是看到卷福牵了华生的手,还是姜文抱了甄子丹,都会让有 HPO 特点的观众产生久旱逢甘霖似的异常兴奋。各个导演和编剧也似乎学会了利用这些观众的这种嗅觉,开始在主流影视作品中加入如此的似是而非的暗示性镜头和桥段,同人世界内一波又一波的高潮就这样被激起了,又因其特别顺应政治正确的大方向,所以看起来是让所有人都 win win win 的狂欢。

只有一类人不是赢家,那就是不想被贴上关于性别认同和性取向的不切实的标签的人,尽管贴这种标签的人群可能是出于最好的善意。但我觉得,我们可以对这种善意说不,而且不应该有任何人因此被冒犯。

Netflix 重启的老派动画《战神金刚》剧组高调宣布黑狮驾驶员 Shiro 在还没上映的第七季中将以同性恋身份登场。其实剧组不明说的话,片中任何角色可以是任何性恋,全看观众自己如何解读。但是为了拉拢 LGBTQ+ 群体观众而提高收视率,这样官方力顶同人做法似乎也是可以理解的。(图片截自 digitalspy.com)

回看类似《星矢》、《乱马1/2》这一类内含对性别认同加以讨论和诠释的老作品,让我敬佩的是这些过去的影视动漫作品往往没有树任何与政治正确有关的大旗,也许是因为那时候并不太流行这种做法吧。作者没有以瞬的形象、性格和做事方式为噱头而将各种“主义”宣扬给观众。瞬只是以自己的性格做自己的事,潜移默化地影响我们的世界观。瞬这个角色让我们知道,男孩也可以是这样的。我觉得这是我们当今的世界向更开放的方向前进最需要的一种态度。没有强迫,没有作秀,没有将音量拧到最大,但却无比醒目。

还记得小时候,每当有人说出“一辉的妹妹……”时,总会有一个小朋友纠正说:“是弟弟!” 让我们单纯地为这个小朋友的单纯点个赞吧。

Credits:

作者:Poppel Yang

翻译:Cathy Xu

关注我们

分享二次元的精彩Σ(っ °Д °;)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