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像力是无尽的源泉,《高达UC》的制作幕后

作者:NZ-999

封面:机动战士高达UC

如需转载,请联系我们

摘要

监督古桥一浩、制片人小形尚弘谈《机动战士高达UC》动画的制作幕后。

由福井晴敏原作小说改编、SUNRISE打造的《机动战士高达UC》动画从2010年正式开始展开,跨度4年在2014年以全7章OVA的形式落下帷幕。2016年本作又将全7章的故事进行再剪辑,加入了新OP、ED于《机动战士高达》最初的电视平台名古屋台以TV系列的形式更题为《机动战士高达UC RE:0096》播出。今次,我们不妨再来回顾下这部作品,从本作监督古桥一浩和制片人小形尚弘的访谈中看看本作的诞生和其中的幕后故事。

2008年的初春,SUNRISE第1工作室的制片人小形尚弘正在烦恼在《机动战士高达UC》动画的企划,因为有着福井晴敏的小说原作在先,想要改编成动画,就得需要一个对原作、对改编有着极高理解力的演出家来完成这部作品的影像化。对《高达》造诣颇深的福井晴敏已经完成了《UC》的骨架,而要将其改编成动画就需要一个能够罩得住这些骨架的人物,从众多监督候补中,小形想到的就是古桥一浩。

古桥当时还在吉祥寺的某家工作室,桌子上就放着《UC》小说的前2卷。正巧,小形找到了他,约到了国分寺的咖啡店,便商量了起来。小形还记得当时他俩之间的谈话。总之,《UC》的形式是OVA,这个是事先就以决定好的,原因就是希望能以更高年龄的观众为主要目标对象,围绕这个目标,《UC》的企划就此开始。

接下这项任务的时候,古桥丝毫没有感到压力,当年在制作全4卷OVA《浪客剑心 -明治剑客浪漫谭- 追忆篇》的时候也不曾有压力。如果是完全原创的话,反而会有压力。古桥表示,既然有原作小说在先,那么之后要考虑的就是如何改编,制作方总不至于迷失方向。

最初只考虑做成全4话、每话40分钟的OVA作品,小形也深知只有4话的OVA自然是没法将原作完全收录,毕竟即使这样对于制作方来说就已经是极限了。做法就像通常含广告在内的电视剧一样,长度就是在40分钟左右,总之先以这样的做法为目标。古桥监督笑称,毕竟自己等人都是 “旧人类”,没法预知未来,根本没想到之后一做就是6年的时间。

虽说在制作的过程中也不净是累人的差事,但机械很麻烦,设定又多,问题一个接着一个,一个劲儿地让古桥感到头疼。每一话的结束,只意味着一时的休息。因为马上又要接着下一话的制作,甚至没有时间去回顾反思。况且当初的预定还是在一年内保底要出两话。6年过后,动画做完了,古桥并没有心里被掏空的感觉,解放的感觉倒是有,而且不仅没因为繁重的工作瘦下来,反倒是越发横向发展。

日有所思夜有所想,还经常做着“做不完动画”的梦,总觉得手头还有什么事没完成,即使睡了过去但还是跟醒着的时候没什么两样,一直被时间追赶着。同样,身为制片人的小形也毫不例外,做完后的一两周,还经常梦到不断返修的梦。古桥还常常梦回原画师时代。“这部作品已经进行过商议了,但是半年多过去却依然没有任何动静,这该如何是好啊?”这样的噩梦缠绕着古桥30年。

《UC》是古桥一浩第一部参与的《高达》系列。而且《UC》的时间轴,在UC纪年算是不上不下,因此必须得做到继往开来的作用。同时,为了与其他高达作品作出区分,又得拿出自己的独创性,关于这点,首先《UC》原作的小说可以算是大长篇,动画不可能做到面面俱到将所有的要素全都描写到,监督最大的作用就是作为一个“决策者”,意味着要对原作进行取舍选择。留下的要素是其他的高达作品所没有的,就是这部作品的独创性。

关于故事该如何进展,古桥认为这是一个“解谜”的过程,“‘拉普拉斯之盒’是什么?”围绕着这个设定展开,途中再通过“巴纳吉的身份”“奥黛丽是谁”这些疑问的揭晓,最终解开故事的全貌。一方面不能矫揉造作,一方面又不能全盘托出,演出方面更是设下了只出现一次的机关,作为OVA来说,只有反复视听才能启动该效果。

对于古桥来说,抑扬顿挫的动作、伴随着实感的演技与表情、发自肺腑的感情流露,这些因为感情而自然做出的表现和行为,搭配上音乐而产生的共鸣都会产生代入感,这也会改变讲述的视角。《UC》讴歌的是“大人的高达”,所以更多的不是从主人公的视角,由此可见从周围的大人看巴纳吉的视角就显得尤为重要。第1章是卡帝亚斯,第2章是哈桑医生、第3章是塔克萨,第4章则是从金奈曼队长的视线。演出上也在控制着尽可能只让主人公一人将感情移入到其他人身上。理论上这是一个走极端的创作手法,但在这样的状况下,只能通过“物理”的手法排除“障碍物”。

关于机械部分,不少是从初代《机动战士高达》和剧场版《机动战士高达F91》的沿用,这点则是作为机械总作画监督的玄马宣彦极为讲究的地方。毕竟《UC》的舞台是从初代开始的宇宙世纪,那就不可能完全脱离这些过去就已经完成好的设定,这方面主要交由机械设计的カトキハジメ和玄马来把控。当然古桥自己在第1章的时候也有亲自修正一些细节,将基拉·德卡的残骸改成了扎古,穆塞调整了下位置什么的。第7章开场AMX-107巴乌合体的镜头也是,有点《机动战士高达ZZ》合体场景的味道,这是为了承前启后,而不是单纯地致敬。

在古桥监督看来,巴纳吉正如剧中所刻画的那样,是个优等生,放在现实生活中,即使是在身边也不会感到烦,大家都喜欢的类型。缺点就是稚嫩不老练还带点中二味。在动画中,明眼人都能理解他是个怎样的性格。但像他这样的角色,对现代的年轻人来说却不是很能将自己与巴纳吉混为一谈,不能产生共鸣。毕竟影像作品要比小说来得更加表面,不过古桥表示,为巴纳吉配音的内山昂辉的声音在这方面做出了补足,为此古桥对内山的演技也心存感激。

巴纳吉从头到尾都没有成长,周围的大人们看着不变的巴纳吉,他们的内心是怎么想的,又是采取了怎样的行动,这就是《UC》的切入点。从那张独角兽的挂毯就已经明示了巴纳吉的立场,起着调和的作用。巴纳吉会积累经验,但他的本质不会改变。他会让周围的大人们想起失去的事物,起到了催化剂的作用。

弗尔·弗朗托是超越者,古桥希望将他塑造成一个拥有着“不虚伪人格”的人物,为此安杰罗才会为他沉醉。古桥和原作福井晴敏的想法不同,古桥不希望在剧中明确弗尔·弗朗托究竟是不是夏亚的再来,这不重要,希望这个问题就这么“含糊”下去。他不光是靠武力,更是通过讲道理之势来试图攻破巴纳吉。面对这位无懈可击、位于所有能力顶点之上的人,这对身为主人公的巴纳吉来说也是个无解的问题,古桥也希望把这问题抛给观众们思考。池田秀一的演技更与弗尔·弗朗托极为契合,哪怕在空空如也的环境中,也能让人感受到他巨大的“存在感”,这也是古桥笔下所塑造出弗尔·弗朗托的形象。哪怕放在一部娱乐作品中,他的设定也不合常理。由于是“面向成人的高达作品”在剧情高潮的时候需要调动观众们的理性思维,但即使如此也不能太过生硬,需要适度地调节。

在初期阶段,古桥是有过不让利迪射杀玛莉坦的方案,但现在这个则是古桥认为最理想的结局。利迪这个角色一落千丈又是呕吐又是满口说着羞耻的台词,让人感到心痛。不过考虑到利迪同样也被NT-D给侵蚀,古桥选择了原谅他。巴纳吉也同样,亲手葬送了吉尔伯,也没人谴责他。拟·阿卡玛上欧特船长麾下船员们都是老好人。

玛丽坦也牵动着剧情的发展,以小形为首的主创们在最终章时,在杀还是不杀的问题上也纠结了半天。由于她贯穿了整个系列,因此观众很容易将注意力集中在她的身上。而关于她守卫拟阿卡马号的剧情,按道说相隔了150千米的距离,我们是看不到她的表现,但是在她的身上所体现出的命运的要素,不得不让人感受到她的离去所带来的影响。古桥自己对这些角色们到没有什么特殊的喜欢或不喜欢,强行说的话第4章中在拉·凯拉姆的舰桥上稍微露脸的解说员算是他的心头好,仅此而已。

14岁的时候,古桥一浩初次接触了科幻的动画——《宇宙战舰大和号》,4年后看了初代《高达》。虽然是部战争剧,但整体明快的气氛,一直留在了古桥的心中。对自己而言高达是什么,古桥一直在思考着这个问题,但很难得出一个结论。

其实在《高达》开播前,古桥去了鵺工作室(Studio Nue)的插画家加藤直之老家,商谈未来的方向时,加藤和他说到,“有个这样的作品要开始了哦”,古桥也听说这篇的门槛比较高,不过看了第1话后似乎又没其他人说的那么冲击。而在观看的过程中,从夏亚与阿姆罗之间的关系触动了他。看似严肃的战争片中却总能让人感到心头一暖,古桥深深地被这部反映人性的作品所打动。

古桥认为,这不仅是脚本和演出的功劳,渡边岳夫的音乐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通过音乐将感情带动。可谓是古桥心目中背景音乐的理想型。和《大和号》相比,所有要素都把控得非常平衡,看得人心情舒畅,可以用“奇迹”来称呼这样的作品,与《大和号》一样都在古桥的心中占有着极高的地位。

古桥第一次看超能力的作品是在小学六年级的时候,看的是横山光辉的漫画《巴比伦2世》,所以对“NewType”这样的设定,古桥并不觉得稀奇。这类的预知能力可以理解为在战场上拼上了性命而获得的交换。古桥虽然重看了一遍剧场版《机动战士高达Ⅲ 相逢在宇宙篇》,但在关于NewType的部分,古桥认为还是TV版对于Newtype的诠释更有现实感,以最美妙的形式地刻画出了这类可能性。

自接触了“NewType”后过了30余载,在特定的时期内古桥也能够切身体会到那种短暂的状态,人与人的互相理解,其实是极为有限。不光是如今的网络社会,如果大家都在现实当中吐露心声,世界就会变得一团糟。既然我们要做的是一部娱乐性质的幻想作品,那这些丑恶的部分,只能作为调剂,因为我们真正要向大家传达的,是“希望”。谁的内心中都寄宿着瞬间的辉煌,正因为它稍纵即逝才显得有弥足珍贵,而我们长期追求的事物,那是现实,而非幻想。作品的本身也是比起结果,更加看重过程,这有着微妙的差别。“热情”这个词贯通着全剧,巴纳吉挣扎着,“即使如此,我们也……”最终令迷茫的灵魂得到解脱、消失。这样的结局虽然让人感到有些狡猾,但这是身为Newtype的他需要充分体现自己的作用。

若以时代更替来解释Oldtype与Newtype之间的关系的话,古桥表示就像是父子传承也有着各种各样的形式,本作可以说是《相逢在宇宙篇》的结局予以重奏了吧。

作为全剧的最终章,第七章《在彩虹的彼端》,古桥认为最大的看点就是永井一郎配的赛亚姆的全部台词和独角兽最终的那招“Soft Chest Touch”。就机器人战斗片来说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再加上整体的选曲演出。穿越时空的新·吉恩号的影像。村濑修功的的超神原画都让古桥一浩感到心潮澎湃,这里更是全用上了日本本土负责的中间张。更加意识到了大画面效果的视觉演出,像是游乐场的游乐设施一般的体验。

身为制片人的小形,最喜欢的是新·吉恩号与独角兽高达的互殴场面。各武装的对决。古桥透露到,最后独角兽使用手刀,则是为了关节的保护,绝非是在模仿黄金战士Gold Lightan。这段场景,让小形感到豁然开朗。

新·吉恩号的多个手臂,并不是用了战斗的武装腕,主要的目的抹杀对手的战意。有着中野Sun Plaza的规模。不动如山。动起来可要比报丧女妖还来得快,足以令对手闻风丧胆。这段是由高谷浩利负责的神超绝原画,同样也配上了日本本土负责的中间张。小形表示,机器人动画要优先爽快感。

跨越了6年的《UC》虽说是采取了“Boy meets girl”的形式,但却与一般的恋爱故事不太一样。在第一章中巴纳吉与奥黛丽的相遇,令巴纳吉有了想要为她努力的想法。

古桥表示,这不过是表面,实际上这段场景将战争暗喻为“巢穴”。失去了“巢穴”后的恐怖与抗争的冲动。从想要阻止战争发生的奥黛丽的话语中,巴纳吉的内心感受到了自己的使命。这超越了个人的恋爱感情,是灵魂的纽带。如果没有这样的关系,当他们看到那副《贵妇人与独角兽》时也内心不会有所共鸣。再来看看这幅《贵妇人与独角兽》,6张中4张都是贵妇人看向独角兽,另外2张则是贵妇人摸着独角兽。因此打一开始,狮子,也就是驾驶着报丧女妖的利迪是毫无胜算的。

虽说这只是古桥个人的解释,他认为巴纳吉与米涅瓦的相遇不是偶然,而是必然。甚至古桥认为,巴纳吉这个形象就是宇宙实际百年间地球居民的思想现实化,想要结束战争的愿望的结晶。米涅瓦则是宇宙居民愿望的结晶。柜子中取出的珠宝被命名为“真实”,从结果来看虽然完成了预想的蓝图,但珍惜这段过程才是最大的宝藏,没有比这更美妙的构成了。

最后,古桥表示,父亲托给孩子的愿望只有一个。还未为人父的古桥将这个愿望寄于这部作品——“想像力是无尽的源泉。”请大家放开视野,再度品味这部作品。

【参考资料】

Anime!Anime!:『機動戦士ガンダムUC』の始まりから終わりまで 古橋一浩監督、サンライズ小形尚弘プロデューサーインタビュー

前編(https://animeanime.jp/article/2014/06/06/18973.html)

後編(https://animeanime.jp/article/2014/06/06/18972.html)

分享二次元的精彩Σ(っ °Д °;)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