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对欢乐的方言配音动画简史

对于使用自家方言的配音作品,观众除了感到亲切以外,获得的更多的是一种“被选中了”的认同感。

文/常长ll

责编/终路之零

二十多年前,无论是在荧屏还是银幕上,那些和我们长得完全不一样的洋人却统一说着标准的普通话,令人不禁对其背后神秘的原声产生好奇;

二十多年后,当观看原声带字幕的动画和影视剧已成为新的习惯,偶尔看到夹带流行梗的中文配音却好似他乡遇故知,让人备感亲切,又眼前一亮。

2018年1月新番报告

在今年5月初发布的2018年1月新番报告中,《POP子和PIPI美的日常》以2600+的相关稿件数成为了同季度中二次创作数量最多的作品;而在众多二创品类中最具人气的,当属播放总量数以千万计的配音相关稿件,其中以粤语、四川话等方言配音为主,为这部“除非你有很深的宅阅历否则只能不明所以”的梗百科添加了更多本土化的佐料,也使方言配音本身得到了更广泛的关注和实践。追本溯源,其实早在上世纪80年代就有引进动画的方言译制,这一切还要从海外动画开始进入中国时说起。

粤语配音《POP子和PIPI美的日常》片段01

*本篇专栏所说的“译制片”,特指将原版影像的台词和旁白翻译成另一种语言,并以该种语言配音混录而成的影像。

改革春风吹进门:海外引进译制动画的兴起

中国引进海外动画最早可以追溯到20世纪30年代,彼时已有数部小范围上映的译有中文字幕的迪士尼动画短片;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开始成规模地引进和译制海外动画,但也都是在影院上映的动画电影,能够看到的观众十分有限。海外引进译制动画真正地走入大众视野,是在1978年改革开放以后。黑白电视涌入千家万户,电视观众群体开始成形,始于此的内地电视收看热,正是译制动画兴起的直接推手。

中央电视台引进译制的第一部海外TV动画:1963版《铁臂阿童木》

在最初的三年间,海外动画的引进和译制基本由中央电视台(初名北京电视台,但不是现在北京电视台的前身,为防混淆,以下一律通称为“中央电视台”和“央视”)一手操办。1980年底于中央一套首播的《铁臂阿童木》(1963版)是央视译制动画的开山之作,由长期致力于中日间的科技信息交流的日本向阳社牵头引进;此后的《森林大帝》(1982年央视首播)、《尼尔斯骑鹅旅行记》(1983年央视首播)等耳熟能详的央视译制作品,也同为向阳社引荐。

中国荧屏上第一部彩色TV动画:《森林大帝》

第一部在内地完整播出的日本TV动画:《尼尔斯骑鹅旅行记》

然而在电视事业迎来大发展的黄金时期,随着电视观众与日俱增,从中央到地方的各级电视台无不面临电视节目紧缺的问题,尤其是毗邻港台的广东福建两省。为了扭转省内观众“一边倒”地竖起天线收看香港电视节目的局面,广东省开始增加海外电视节目的引进数量,并经由一家香港代理公司引进了《聪明的一休》(1983年广东台首播)。

新中国成立后第一部由地方电视台引进的海外TV动画:《聪明的一休》

独树一帜的方言译制动画:《花仙子》

无论是由中央还是地方引进、引进渠道如何,播的好的海外电视节目最终都是会面向全国发行的,所以在引进之初便会被译制成普通话版本,直到1984年才出现了第一部没有经过重新译制而直接采用台湾省中文配音的海外TV动画——《花仙子》,广东省在引进该作后不久便将其提供给了内地大部分省级电视台,自己则在1985年前后独立完成了粤语版的译制工作,这也是有迹可循的第一部使用方言译制的海外TV动画

中国内地引进的第一部少女向TV动画:《花仙子》

虽然对于专业人士来说,直接翻译一段外文并不难,但若将发音、语速与汉语完全不同的异国语言翻译过来并配上与画面完全契合的声音,是一件很吃力的事情。翻译时需要根据原音的音节数和语速增减字句,为了便于观众理解还会对原文进行本土化的异译,或是改变角色姓名及其他名词设定等;配音演员不光要依据角色的形象和性格特征来“变音”,还需要声音与角色的口型尽可能贴合,有时甚至要求配音演员脱稿录音

此外,观众在观看译制作品时也会存在“先入为主”的心理。以1989年在内地首播的《宇宙的巨人希曼》为例,动画的前后两部分分别由广西电视台和新疆电视台引进译制,有广西台译制版的珠玉在前,新疆台译制版随即引发了“《希曼》走音”的热议,这也使得中国的儿童观众第一次认识到了配音的重要性。

由广西电视台率先引进的美国TV动画:《宇宙的巨人希曼》

1990年夏刊载于上海《每周广播电视报》上的观众来信和电视台答复

鉴于译制过程的繁琐以及观众对“声音一致性”的固有认知,当时鲜有在完成普通话译制后再进行方言译制的实践。粤语版《花仙子》自然有它的特殊意义,但这一案例并不适用于其他电视台引进的作品。尽管这一时期的海外动画基本都是用普通话译制,但在译制的方法上也为后来的方言译制提供了大致的思路。

方言配音大势袭来:《猫和老鼠》功不可没

从1986年秋开始,在中央台《米老鼠和唐老鸭》席卷全国的态势下,地方台的海外动画的引进和播出陷入了难以为继的局面。1987年8月底,北京台从自身需求出发,举办了长达四个月的国际动画片展播;通过这次展播,以北京台为代表的地方台有效打通了海外动画的引进渠道,同时在业界正式提出了“电视节目也是一种商品”的观念。

译制动画进入了快速升腾期,并在1990年关于海外电视节目引进的两项政策出台后,迎来了全盛时代。就在这一时期,掀起了后来的方言配音热潮的海外动画《猫和老鼠》以一种剑走偏锋的方式登陆了中国内地。

“国际动画片展播”开幕式现场电视画面

1989年夏,成都科技大学出版社偶然间从四川美术大学得到了几盘英文录像带,其中收录的内容便是后来为观众所熟知的《猫和老鼠》。很快,该出版社便以《托姆与小吉瑞》为名,以录像带的画面为素材绘制了一套连环画,并捆绑录像带面向全国销售,各省新华书店在收到货后又将录像带提供给当地的省级电视台。

1989年8月《托姆和小吉瑞》开始在四川台等省级电视台播放,到1990年上半年已登陆20多个省市的荧屏。浩荡的播放气势随即引起了央视的关注,于是在1991年夏天,央视正式引进播出了《猫和老鼠》系列。

《托姆与小吉瑞》彩色连环画

猫和老鼠》作为一部罕见的由地方台领先央视播出的海外动画,无形中巩固了其日后在地方台的特殊地位;此外,不管是论辈分还是声望,《猫和老鼠》都可以和经典金牌动画《米老鼠和唐老鸭》并驾齐驱,在中国观众群中也获得了相当的人气。央视最先推出的剧集主要取自1965年的米高梅重新编辑版《猫和老鼠》(也被内地观众称为经典版),这一版是没有多少台词的准默片,为后来的方言配音提供了极大的发挥空间。

基于1940-1957影院上映的114部动画短片重新编辑的1965米高梅版《猫和老鼠》

从1991年8月到1994年9月,央视版《猫和老鼠》连续播出了三年之久,是中国海外引进译制动画史上一次性播出集数最多的一部;而方言版《猫和老鼠》的出现,则是在2000年以后

在这近十年的时间里,随着各地方电视台频道的增加,电视节目的数量越来越多、种类也越来越丰富;电视栏目得以规范化、类型化和个性化,与此同时全国各地付费自定义播放的点播台兴起,这些都为方言译制动画提供了肥沃的土壤。另一方面,上世纪90年代发明的VCD和DVD,也为电视节目这一“商品”打开了新的销路。

方言译制作品最初是作为一种娱乐节目出现在一些电视台的综艺晚会上,选取的影片通常为海外电影片段。2000年,四川的市面上出现了一些四川话配音的海外经典影片VCD如《摩登时代》、《虎口脱险》等。2002年,昆明一台播出了一套名为《开心蒙太奇》的电视栏目,将卓别林系列电影、《猫和老鼠》、《兔八哥》等多部影视剧配上云南话整合播出,其他各省市也相继推出了东北话版、四川话版、河南话版、天津话版、兰州话版、陕西话版、上海话版、山东话版等十多个方言版本;这些方言版的《猫和老鼠》在地方栏目或点播台播出后,最终以VCD/DVD音像制品的形式流入市场,销量十分可观。在《猫和老鼠》方言配音热潮的带动下,全国各地出现了更多经典喜剧向动画如《蜡笔小新》、《大力水手》、《米老鼠和唐老鸭》等的方言配音版本,方言译制动画迎来了空前的盛况。

《猫和老鼠》云南方言版 – 《大洋芋和小米渣》(《开心蒙太奇》系列)

《猫和老鼠》四川方言版 – 《假老练和风车车》

从1979年改革开放初期开始到方言配音兴起的21世纪,海外引进作品的商业和娱乐气氛日趋浓重,观众的文化需求也越来越高,从“有就看”到“有趣才看”,也是随着时代发展日渐丰富的视听节目赋予观众的选择权。方言译制动画作为一种具有鲜明的本土特色的节目,其口语化、生活化的台词一出便令人倍感亲切又给人“老片新声”的新鲜感,同时具有幽默感的方言也加强了节目的喜剧效果。《猫和老鼠》作为一部全民共赏的喜剧向准默片,无疑是方言译制动画最有力的传播者。

全民配音的互联网时代:人人都是生产者

以《猫和老鼠》为代表的方言译制动画,在火爆之后也引发了一定的争议,甚至引起了相关部门的重视。2004年10月,国家广电总局下发《关于加强译制境外广播电视节目播出管理的通知》,禁止电视台播出方言译制的广播电视节目,然而方言配音动画的传播却未止于此。因为,中国的互联网时代已经来临了。

2005年4月,土豆网和56网相继成立,开启了中国视频网站元年,有效地拓宽了视听节目在互联网的传播途径,观众可以更方便地在网络上在线观看这些以前只能在电视或者音像制品上才能看到的视频影像,甚至是那些在电视上都难觅踪影的原版配音的海外影视剧。与此同时,电脑和互联网技术的普及,使用户的内容存储越来越便利,成本也大大降低。曾经的观众不再只是消费者,他们可以利用在互联网上获取的内容资源、简易的录音设备,为视频重新配上自己的声音,再通过互联网分享传播给其他用户,成为生产者。

东北话配音《小猪佩奇》片段;UP主:鹿尧River

最初的用户自主创作配音作品,尤其是方言配音,除了娱乐以外几乎无其他目的,商业变现那是后话;也可以说,是作品的娱乐性带动了其他目的的实现。与普通话相比,方言也更易实现这一点。

对于使用自家方言的配音作品,观众除了感到亲切以外,获得的更多的是一种“被选中了”的认同感;对于使用非自家方言的配音作品,熟悉或听得懂、但又和平时说的普通话相比有“变味”的感觉,也会引人发笑。对于熟悉某一方言的观众来说,方言中具有特殊含义的词语本身就是一种梗,再融入近几年开始不断引申创新出的网络流行梗,方言配音作品无疑会在原意的基础上增加新的文化内涵。

四川话配音《干物妹!小埋》片段10

反观在方言配音作品中脱颖而出的那部分,不难发现除了故事本身多属于喜剧外,作品的艺术表现风格也具有特殊性;这些作品或靠大量肢体语言和颜艺来传达内容,或画面表现夸张不受台词约束,用户有相对较大的创作空间。用通俗的语言来形容这类成果就是——毫无违和感。

存在即合理,方言配音动画的“不死”远不只是因为包容的互联网给了它生存的空间这么简单。在这个高速发展的时代,人们渐渐习惯了快节奏的生活,一旦停止了忙碌,空虚感就会萦绕整个心头;与世界接触的面积越大,反而越容易孤独。但凡事都不是单面的,互联网作为时代的产物,加紧了人与人之间的联系:即使天各一方,也能相互沟通;即使身在异地,心也能回归故里。

粤语配音《后街女孩》片段01

对于观众而言,方言配音动画作为一种家乡标志,漂泊在外的人在这里发泄孤独,来自五湖四海的朋友借此加深对彼此的了解;对于方言文化自身而言,方言配音动画让观众在已经习惯的语言环境中想起了被遗忘的大陆,亲切而又新鲜。

如雨后春笋般崛起的方言配音动画,填补的不只是人内心的空白,还有时代遗留的文化的空白。

*文章来源B站UP主:不动的ACG大图书馆

已获授权转载

分享二次元的精彩Σ(っ °Д °;)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