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盘《风语咒》:国产动画电影崛起?许多原创公司如今又做回代工

撰写|李心语

“59分”,当被要求给自己拍的《风语咒》打一个分值时,导演刘阔给出了这样一个答案。

作为若森第一部院线动画电影的执导者,刘阔此刻的心中或许五味陈杂,既有对票房预期的失落,也有对电影制作上的遗憾与不甘。

自8月3日上映11天后,《风语咒》的票房目前定格在了1.08亿元,根据第三方票务平台给出的预测票房,《风语咒》最终下映时的票房大约在1.14亿左右。单从商业的角度而言,这与若森3亿票房的预期仍有不小的距离。

在喊出“国漫崛起”口号的3年后,业内依然没有出现一部能与《大圣归来》9.56亿票房相比肩的作品。“我不希望大家说什么’国漫之光’,’国漫崛起’,因为国漫如今依然在洼地当中,根本谈不上崛起。”刘阔告诉数娱梦工厂。

也许《风雨咒》本配得上更好的结局。“这个行业内的人都明白,《风雨咒》这个电影应该是什么样,在暑期档竞争这么激烈的环境下,我们能够做到一个这样的数字,其实已经成功了。”刘阔表示。

在低幼向作品占据动画市场主流,全年龄向作品迟迟打不开局面,投入风险大、融资难…….的故事里,《风语咒》的境遇如同产业困境下的一个缩影。也让人不禁感慨:全年龄向的动画电影为什么如此艰难?

谁在为《风语咒》“挖坑”?

对于《风雨咒》的制作有多艰难,刘阔有一个流传甚广的段子,“让斯皮尔伯格来中国做《风语咒》只有两个结局,要么完不成,要么回不去。”这个段子背后,是对目前中国动画工业制作体系发展现状的无奈,“不是他水平不行,是我们配套设施不够。”

在做《风语咒》之前,刘阔已经在动画行业工作了20年,导过的片子有8000分钟,这个数字已经相当于一个大型国家动漫产业基地一至两年的产量。而《风语咒》这部电影,也是若森团队自2013年起,就已经进入构思的项目,在2014年戛纳电影节上曾经放出过预告。

然而直到2016年初,华青传奇进入后,《风语咒》项目才真正进入制作日程。华青进入的机缘还是来自于若森所制作的系列番剧《侠岚》——华青的董事长陶虹之前陪女儿看过《侠岚》,而《风语咒》的故事与《侠岚》有所联系。

刘阔说,“大家其实提问题的时候都在假想:你做这个片子的时候,所有(条件)全都具备了,为什么这个片子还让人不满意。其实做的过程当中,外界根本不知道这是一个多么焦灼的状态。

在制作《风语咒》的过程中,若森总共合作了上百家公司,片尾密密麻麻的名字后,涉及的工作范围包括概念设计、角色模型、场景模型、材质、灯光、渲染、特效、绑定、layoutTD、动画、合成,几乎涵盖一部动画除剧本构成外所有的制作环节。

为此,《风语咒》项目增设了近20个制片人的岗位,在管理流程软件的辅助下,通过人肉管理的方式,艰难地将项目推进。

刘阔曾自我吐槽“导演做什么?导演什么都做。”几家参与《风语咒》制作的公司做着做着就倒闭了,这让刘阔成为了“救火队长”;为了屏蔽管理软件的问题,他还要自己当TD,写程序。

导演刘阔

灯光师、建模师在哪家公司完不成任务了,他们要去建模;制作流程上来的时候,又要切换成制片角色。中国动画电影工业链条的缺失,即便是若森这样动画界的“老司机”也难以hold得住。

“(这片子)我打59分,本来是能及格的,但是做到后期的时候,我们整个核心团队连着100多天,天天早晨堵车的时候才回家。在这种情况下,有很多东西不得不做了取舍,做了妥协。很多东西是不满意的,但是必须得让它过,你不过片子就出不来了。”刘阔对数娱梦工厂坦言。

《风语咒》的取与舍:

把片子剪短才能增加排片,

但口碑怎么办?

在刘阔对《风语咒》的取舍中,最难割舍的应当属将原本118分钟的片子剪到了96分钟,“只为了影院每天能多排一场。”而损失的代价则是一些情节上的缺失,结尾大决战的仓促。

这是国产动画电影话语权缺失下的无奈。但在院线方面看来,这属于“常规操作”,而若森是“懂规则的聪明人。”“因为90分钟的片子才是影院查漏补缺的优先选项。”一位影城经理对数娱梦工厂表示。

但凡国内的电影院,一个影厅每天从上午1000开始放映,到晚上2300最后一场结束,期间一共14个小时,840分钟。也就是说,120分时长的电影只能排7场,如果中间穿插了120分钟、100分钟、90分钟的不同时长影片,就会导致这个影厅可能剩余80分钟可排片时效,此时接近80分钟片长的影片优势就出来了,排片经理会安排一部进去把影厅排片塞满。

最终,《风语咒》获得了首日12.7%、平均10%的排片率,比当年的《大圣归来》首日9.2%的排片要高出了3.5个百分点。但我们无从计算增加的这一场排片,对于《风语咒》的票房收入有多少带动?而被剪掉的篇章,又是否因此而拉低了口碑转而又影响了后续的票房?

针对社交媒体上吐槽比较集中的“价值观设定的解释”、“主角如何修炼风语咒”种种问题。刘阔对此的回复是“大家提的问题后面我一定注意,这部电影里我的遗憾很多。我只能说,拿着我现有的经验去做这部电影,我尽力了,但是它绝对不是一个最好的答案。”

《风语咒》所面临的种种一切问题其实由来已久,《喜羊羊与灰太狼》系列电影与2016年的《大鱼海棠》是为数不多能在首日排片占比能超过20%的动画电影:前者主要来源于喜羊羊IP的长期发展与寒假档期的双重加持,后者则是前期长效持久的口碑营销、点映成绩与《大圣归来》的光环加持。

而排片能在10%上下游走的动画电影的数量也并不多:诸如《摇滚藏獒》《妈妈咪鸭》《猫与桃花源》这样宣发较弱,评分不高的作品排片普遍在5%左右徘徊。类似于《大圣归来》这样前期排片在10%,后期依靠口碑发酵冲上20%的作品,更是除此一家,别无分号。

那些做原创的公司,

现在又回去做代工了

刘阔记得,前两年从《大圣归来》之后出来做原创的公司,现在又都回去做代工了。这意味着资本正在撤退,至少在动画电影领域,“国漫崛起”的愿景离我们越来越远了。

“拍的人越少就越出不来好东西,越出不来好东西大家就越不可能关注。这会是一个恶性循环。”作为动画行业的一员,刘阔有他自己的担忧。

据数娱梦工厂的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国内动画电影票房总量为47.17亿元,较2016年减少了22.87亿元,同比下滑32.7%。其中,国产动画电影票房总量为13.29亿元,仅占总体票房的28%。上映国产动画电影共39部,与2016年持平,但其中有9部都是往年动画电影的重映,新片数量严重缩水。

截止至今年7月,共立项动画电影68部,从作品介绍及名称上其中判断,全年龄向的作品已经寥寥无几。除了今年上海国际电影节入围动画单元的定格动画《女他》,正在上映的《风语咒》,阅文的《全职高手之巅峰荣耀》等少数几部外,大多仍是传统的低幼向动画。

统治票房的也仍旧是低幼向动画。今年上半年,主打全年龄向的《猫与桃花源》《大世界》票房均不理想,而《熊出没之变形记》《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等低幼向的票房表现强劲。其中,熊出没以6亿的票房占据了今年国产原创动画市场68.72%的份额。

应该说,近两年大部分主打全年龄向的国产动画,最终都败给了同一个对手——剧情。由于口碑平淡或是欠佳,继而无法通过“自来水”获得票房和排片上的逆袭。

有分析人士认为,市场对于低幼动画的剧情瑕疵包容度很大,因为它的主要观众群体是儿童,而非成人。只要看的开心,低幼动画就有它的市场。反观全年龄向动画,观众是拿真人电影的标准在衡量比较。但真人电影在剧本开发上舍得投入,许多片子动辄就是上千万的量级,相比之下全年龄向动画的剧本开发投入明显不足,这种矛盾导致了如今的落差。

“但无论局面有多么恶劣,我们都会继续往前冲,要相信一部会一部强,我们要不遗余力的去努力。”刘阔说。

分享二次元的精彩Σ(っ °Д °;)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