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标是日本国内外无人不知的御宅文化编舞师

作者:怠心客

封面:MoNSTER SONIC!

如需转载,请联系我们

摘要

在偶像战国时代,动画爱好者也对编舞这个职位并不陌生。但是,要怎样才能成为一名编舞?参与多部动画、游戏的宅男编舞师Sho分享了自己经历的挫折和挑战。

DTM 媒体网站“sleepfreaks”上有一系列访谈,题为 “通往音乐业界的路标” https://sleepfreaks-dtm.com/category/music-industry/)。这一系列试图通过介绍在音乐业界一线活跃的各路人士,帮助有志于从事音乐的读者了解入行之路。

该系列曾经采访过作编曲家白户佑辅、渡边翔、やしきん、帆足圭吾、作词家こだまさおり、歌手こゑだ、bamboo、DJ和 等动画爱好者也非常亲近的人物。而在系列采访第 21 回里,他们介绍的,是一个我们熟悉却又陌生的职位——编舞师。

受采访者 Sho 是《怪物弹珠》外传动画《MoNSTER SONIC!》和音乐游戏《音击(オンゲキ)》的编舞师,同时也为河野万里奈和 REOL 等歌手担当过编舞。在采访中,他介绍了自己成为编舞师之前经历的挫折和挑战。

Sho 的母亲原本就是一位舞蹈演员,所以他从小就经常接触黑人音乐。他还记得自己上初中的时候迷上 Hip-Hop 玩起了 Rap,在班里向朋友们展示。上了高中之后,他在继续 Rap 的同时,又开始学习跳舞,重心逐渐向舞蹈转移。

Sho 在故乡九州岛福冈县一所高中的演艺学科就读,舞蹈老师刚巧是他母亲的同门师弟妹。老师告诉他说:“你既然是舞蹈演员的孩子,一定更适合从事舞蹈吧。”而 Sho 的母亲当年是因为生了他才放弃舞蹈梦想,这也成了他选择舞蹈之路的一个理由。

虽然年纪轻轻就下定决心作为舞者而活,但是当时的 Sho 却完全没有想过要做编舞师,而是想要在演出和 MV 之类聚光灯下的舞台表演。他坚持跳舞,同时不断参加试演。

和 Sho 一样,绝大部分舞者基本上都是独立活动。就算在一次试演中被选中,也不意味着下一次还能接到这家的工作。他们要在工作中脚踏实地地建立人脉、获得下一次试演的消息,非常不容易。

为了能够留下自己的痕迹,Sho 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然而,舞者的试演难度很大,常常要在 15 分钟内把 16 小节的舞蹈动作全都记在脑海里。缺乏协调性、学得又慢的 Sho,算不上一位出色的舞者,很难获得工作。

Sho 的个人感受是,舞蹈技能实际上只需要三成就足够了,剩下的比重更大的部分,还在于为人处世和自我营销等素质。十八九岁时,他在东京住了大约两个星期,一个劲地参加试演和课程,营销自己。不过,随着社交网络等发展,现在的时代已经有所不同,所以他也不能断言怎么做才是最好的。

Sho 在游戏《DreamFes!》中担任舞蹈的动作捕捉。在作中偶像团体 DearDream 的出道单曲《NEW STAR EVOLUTION》真人 MV 里,他也担任了编舞助手。

当时,Sho 主要是在故乡福冈活动。大约 21 岁的时候,他通过了一次试演,得以出演一部在全日本各地举办 48 场演出的音乐剧。

这是一个非常难得的大舞台,然而,Sho 在其中却经历了很多挫折。剧团里的其他人基本上年龄都比他大,和别人相处非常不容易。而自己和其他人技能的差距、为人处世能力的不同,也令他深感苦恼。

更糟糕的是,就在正式演出前,Sho 还受了重伤。虽然他总算是撑着参加了演出,但这段时间的种种经历,让他内心不堪重负。演出结束之后,他放弃了好不容易得到的在东京活动的机会,回到了福冈。

自从决心成为舞者以来,Sho 一直坚定不移地想要以舞蹈为生、获得工作,并且做出种种努力。正是因为心意强烈,在遇到挫折之后的反作用力就更大,让他陷入无力状态。他甚至心想:“已经够了吧,把舞蹈当做一种兴趣就行了。”

他日益想要回到自己之前的团队、回到推心置腹的伙伴身边。再加上失去了舞蹈活动的理由,年轻的 Sho 一心想要回家。

回到福冈之后,Sho 开始想要振兴故乡,组建了一支 Hip-Hop 舞团,开始活动。现在回想,这种想法也是从“逃避”中产生的。但是,就在这些活动中,他的心里又开始萌生展现自我、获得认同的欲望。

再加上当时日本流行 K-POP,Sho 觉得自己也可以搞韩国式的组合,于是加入了福冈的一家事务所,组成了一支歌舞团体。在这里,他再次产生了对成功的渴求,重新振作了起来。

想要迎合流行路线营销自己的 Sho,受到了 Hip-Hop 领域的排斥,被人指指点点。然而他心意已决,精力十足地开始活动。

能够在挫折之后重振旗鼓,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Sho 的周围也有很多人失去了上进心,放弃了舞蹈。可是,当时的 Sho 并不知道,前面等着他的,是新的磨难。

就在开始活动 3 个月后,那支歌舞团体的主唱被挖走,单飞出道了。

Sho 当然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和主唱攀谈一度达成妥协,但最终没有改变结果,迎来了第二次挫折。

K-POP 路线走不通,原先的 Hip-Hop 界又已经不再欢迎自己。好不容易才又燃起了野心的 Sho,在短短 3 个月里,就失去了唯一的容身之地。他没有事可做,也不知道该为什么努力才好,陷入了消沉。

让接连遭受两次挫折的 Sho 再一次振作起来的,就是动画和编舞。

原本,Sho 对动画的兴趣和平常人没有多少差别。然而在看过《轻音!》之后,他逐渐迷上了深夜动画,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他已经会扫一遍播出中的所有动画了。

一天,电视上播出动画歌曲特辑。Sho 刚好看到动画《请问您今天要来点兔子吗?》 OP 《Daydream café》的 MV。这令他深受震撼:“咦?!这是什么?!”

当时已经是偶像战国时代,声优团体如雨后春笋,Sho 也经常看到声优团体的舞蹈。但是作为舞者,他难免会着眼于声优们的舞蹈技术。然而,《Daydream café》的 MV,却具备着能让他把技术全都抛到脑后的可爱。

Sho 直到现在都还记得当时自己的感受。他一开始只是躺着漠然地看着电视,然而随着歌曲进行,他逐渐直起身来,甚至开始前倾着看声优们的表演。

在那之前,他在故乡零零散散地做着一些讲师之类的工作。然而,在看过《Daydream café》之后,他感到“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原本对舞蹈的热情,一下子重回心头。

Sho 查到《Daydream café》的编舞叫做 Yumiko,便开始一个劲地观看她参加的作品,进行研究。他发现,Yumiko的编舞,每一个动作都有意义,不拘泥于作为舞者的“型”,而是尊重声优扮演的人物形象。Sho 心想,总之,要想办法接触到这个人。

《Daydream café》的冲击,再加上 Sho 喜欢某部偶像动画(《偶像活动!》)想要参与其中,让他再次下定决心来到东京。

为了不重蹈前一次的覆辙,Sho 做了名片,学习了商业邮件的写作方法,把自己的档案夹在文件夹里,做了充分的事先准备。

来到东京之后,Sho 直接把自己的资料送到了 Yumiko 的事务所。很快,他收到 Yumiko 的联系。两人见面对话,再加上机缘使然,Sho 得到了和 Yumiko 一起工作的机会。他从中学习了编舞的流程和基础知识,一步步走到了今天。

虽然得到了前辈提携,但是 Sho 获得工作的主要渠道,还是和以前一样,要给各家事务所发自己的资料接活。他一边发邮件或者亲手把资料送给对方,一边还要表达“我喜欢这样这样的舞蹈,想要做这样这样的工作”。基本上,送出去的资料七八成都会得到回应。

Sho 担任编舞的世嘉音乐游戏《音击》主题歌《STARTLINER》MV

如今,Sho 已经是参与了众多作品的职业编舞师。在编舞时,他根据不同场合会有不同的做法,但是一直坚持的目标,是“能够语言化的编舞”。前面曾经说过,他深受影响的 Yumiko 的编舞,每一个动作都有“这里为什么要这么跳”的意义。他也想要做出这样的编舞。这既是为了避免从自己脑海里自然而然出现的动作难免会导致的千篇一律,也是因为他想要尊重每一个角色和作品的个性。

Sho 说,如今的舞蹈界并不景气,和音乐一样,整体的预算在不断下滑。说难听点,舞蹈有一种类似“究极的钟点工”的部分。但是,编舞和舞蹈终归是必不可少的,他认为这个领域今后还会继续发展,希望地位能够得到提升。

舞者也好、编舞也好,总是要自己参加试演或者直接联络事务所争取工作机会。Sho 建议有志者首先要明确自己的擅长领域。如果表现“我这个也能做那个也能做”,就很难表达自己擅长的到底是什么,而且对方往往会觉得“那换别人也没什么差别”。

像 Sho 自己,就是一以贯之地推销自己“我是宅男,喜欢这一类的,因为爱得深专攻这一类,所以才是真在行”。这样一来,自然就知道该针对谁推销自己,不需要满天撒网碰运气。

另外,还要考虑清楚对自己来说什么是必不可少的,什么是不必要的。对 Sho 来说,可以最先抛弃的是“尊严”。正因如此,他才能够不顾 Hip-Hop 界的冷眼,全面强调自己的宅男身份。

最后,Sho 提到了自己今后的目标:他想要成为日本国内外无人不知的御宅文化编舞师。虽然他还有很多个小目标,但是只要能实现这个梦想,其他的也就水到渠成了。虽然这个梦想很单纯,但是他想要一直打出这个旗号。

参考资料:

「音楽業界への道標」 第21回 Shoさんインタビュー(https://sleepfreaks-dtm.com/music-industry/sho-dance/)

分享二次元的精彩Σ(っ °Д °;)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