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 我确实只是凡骨,但我要写出我的英雄

文丨王道民

我个人有一个关于创作的“理论”——我认为,每一个被记叙下来的故事,都必然有被记叙理由;每一个成为角色的人物,都必然是特殊的。

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报纸不会刊登没有新闻价值的文字,作者也不会去写一个不具备“价值”的故事

所有成为主角的人物,必然具有他作为主角的特殊性,是一个“特殊的人”。而他的经历也必然在一个特定的背景下占据着特殊的地位。

哪怕是“大时代的小人物”,也一样具备这样的特殊性。而这种角色的特殊性并不是角色本身,而是“大时代”所赋予的。

《我不是药神》

这是我个人的理念。我知晓自己的水平——我并不觉得它是正确的,也不觉得其他的作者可以认可这一观点。这只是我个人的看法。

角色必然是特殊的人。

主角必然是特殊的人。

换言之,我有着极重的“英雄主义”情结。

“英雄主义”在许多地方都与“个人”联系在一起——也就是“个人英雄主义”一词。不管是那一种情况,英雄主义都必须通过具体的人和具体的事件去彰显。

这在一定程度上与我选择接受的历史观有些脱节。我个人认定,历史是由“时势”——由平凡人的选择汇聚之后所决定的。如果历史是一条长河,那么芸芸众生就是“水”,而英雄人物,就是浪花。

一般情况下,没有理由认为浪花可以改变大河的流向——浪只是被河流所裹挟的。

但这同样不是绝对的。没有理由认定浪一定就无法改变河流。或许存在稀有的机会,让浪通过自己的选择,打破堤坝,改变河流。或者撞击在岩石上,撞成腾飞的白色水花,成为大河壮丽的景象。

《勇敢的心》

这就是我眼中的“英雄”——他们必定是在自己的时代背景之下做出的选择,但是,他们的选择却是依靠自己的思想、自己的意志做出,而非被时代的洪流所裹挟,并且能够对世界产生深刻的影响。他们并不是单纯的活着,更是依靠自己的意志去改变世界。

这就是我眼中的英雄人物。

那么,为什么我想要写英雄的故事呢?

这就像是我喜欢科幻作品一样。科幻作品是通过设定一个特殊的技术手段,去放大或凸显现实之中存在的要素。英雄也是如此。所有的英雄都是特殊的人,但是给予英雄肯定的,却是一种“普遍”的、约定俗成的东西。

英雄是特殊的个体,拥有比平凡人更加突出的某些素质。但是,这些特殊的要素是需要被肯定的。

这是我想要写英雄故事的原因——我想要写用有限的生命去追求无限的事业的人。我想要写人类在追求某些伟大事务时,从无到有、由小至大所绽放出的人性光彩。

《万物理论》

我想要写“想要写出英雄故事的我自己”。

听着蛮恬不知耻的吧,我确实只是凡骨——但我想要成为我自己的英雄。

那么,我想要写一个什么样的英雄呢?

这需要分几点来看。

首先,我想要写的英雄,必须是一个“至少不会有意去伤害他者的人”的人。

英雄是能够获得肯定的人——就算不能获得世俗的肯定,也能够获得高尚者的肯定;就算不能获得现在的肯定,也能够获得未来的肯定。

哪怕是虚构作品当中、金刚狼与惩罚者这种典型的反英雄形象,也可以获得拥有上帝视角的观众的肯定。

《金刚狼3:殊死一战》

英雄可以不计代价的去追求伟大的事业。但是,再伟大的事业,也不能建立在他者的苦难之上。

就像马克思所说,用不正当手段达成的,一定不是正当目的。

而我心目的英雄,所追求的,应该是“比当下的更美好”的东西。

第二,我心中的英雄,是一个执着的人。

我的第一本书,《走进修仙》,老实说,写得并不是很好,不尽如人意。主角的形象也有些偏离了我理想的轨迹。但是,王崎先生作为我的“长子”,必定会对我之后的“英雄”留下影像的。

英雄必然是执着的。探求真理,是英雄;磨炼自己的技艺,达到某种境界,是英雄;追逐自己的梦想、将自己燃烧成火焰,是英雄;想要按照自己的心意改造世界,创造更美好的明天,是英雄。

第三,英雄必须是主动的。

我是一个无神论者,因为我不喜欢任何人将“某个东西”放置于“人格”之上——我认为,这样子就已经构成了对所有人平等人格的侮辱。

所以,我并不喜欢“天选之子”的称呼。“The Chosen One”对真正的英雄来说,不应该是荣誉,而是侮辱。

英雄应该是有强烈欲望的——他的欲望并不仅限于一般人所渴求的金钱、生命、权势、家庭,而应该还有更高的、更抽象的、更伟大的追求。

而且,必须是他主动的。

《琅琊榜》

他需要知道自己在干什么,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干。他知道自己追求的什么,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出发。

当然,这第三点,和第一点、第二点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

英雄是知晓自己的视野、并自愿踏上崎岖之路的。所以,他不能强迫他人走上这条路。

英雄对于这一条路的欲望是强烈的——这也等同于执着。

我现在还写不好“英雄”,但是我希望自己能够写出“英雄”。

这是我的欲望

作者:吾道长不孤,本名王道民,掌阅文学旗下掌阅文化签约作者。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擅长科幻、奇幻类小说创作,以严谨的科学素养,天马行空的想象力著称,文风诙谐幽默不乏严谨,作品中广泛涵盖对文明的意义、人类的理性的深入思考和探讨。代表作品《走进修仙》、《异数定理》等。

E N D

分享二次元的精彩Σ(っ °Д °;)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