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繁荣50年的幕后功臣?日本漫画最大的秘密!

你50岁的时候,还会追漫画吗?本花只知道,这部承载了我们青春热血的《JUMP》,今年已经50岁了。

看完由爬虫电影的陈佳俊向我们介绍的《JUMP》繁荣50年的幕后功臣们,本花觉得或许这就是日本漫画长盛不衰的最大秘密。

本文已获“爬虫电影”授权转载。

最打动内心的词是努力。

对自己最重要的词是友情。

最喜欢的词是胜利。

努力、友情、胜利。

1968年7月,一本以这三个单词为核心主题的杂志正式创刊。

到今年,这本名叫《少年JUMP》的漫画杂志已经整整50岁了。

为了这个特殊的日子,官方可谓是下足了功夫,庆祝活动一波接着一波,出完纪念周边、接着办原画展。

与此同时,日本著名的NHK电视台也特别拍摄了一部纪念《少年JUMP》50周年的纪录片。

《我们与少年Jump的50年》

杂志主要的受众群体是10到15岁的孩子,如果从初刊就开始看起的话,现在基本已经到了快退休了的年纪了。

不过由于版权等各种问题,国内的观众大多是从90年代开始接触。

而且相较日本火热的漫画文化,很多观众更多的也是从接触漫改的动画开始。

但无一例外,总有那么一部或者几部经典,永远的留在你的记忆里。

从一开始火热的《无耻学院》,《乌龙派出所》到后来热血体育迷津津乐道的《灌篮高手》、《足球小将》、《网球王子》和《排球少年》。

从漫画界的扛把子《七龙珠》到之后的三大民工漫《火影忍者》、《死神》和《海贼王》。

以及其他太多来不及写下名字的经典和大师…

50周年高清海报,拿走不谢

面对如此丰富的历史,一部短短只有100分钟的纪录片能够讲清楚吗?

答案当然是不可能!

不要说是《少年JUMP》辉煌的50年历史,即使是把鸟叔和《七龙珠》单独拎出来,想要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说清楚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纪录片整体回顾了杂志社的发展历程,有点可惜的是很多大家期待的大师都没有露面。

不过不需要因此就觉得制作组不用心,纪录片的质量不行。

首先很多漫画作家都很低调,可能不愿意过于公开露面,其次这次的纪录片视角也是主要放在了杂志社本身的发展过程。

最让我惊喜的是通过纪录片我开始关注另外一个同样很重要的职位:

漫画杂志编辑。

60年代《少年JUMP》创刊的时候,日本的漫画市场主要有两家漫画杂志。

一家是《少年SUNDAY》,有手冢治虫(代表作《铁臂阿童木》)为首的一批成名高手。

另外一家是《少年MAGAZINE》,拥有千叶彻弥与剧本天王梶原一骑的黄金组合。

而作为新人的小海盗既没作品,也没钱请大牌,于是只能从挖掘新人入手。

《JUMP》的标志

如何从这些质量不算一流的作品中发现可塑之才,这对杂志社的编辑提出了相当高的要求。

《JUMP》的编辑制度一般是一个编辑负责一位作者,一个编辑要是能发掘出一位走红的漫画家,那双方日后往往就是一辈子的深厚交情。

其中最有名的就是《男儿当大将》的作者本宫广志的故事。

年轻的本宫广志为了实现自己的漫画梦想,放弃了一切来到东京的一家小杂志画画,没想到那个小杂志没多久就停刊了。

为了生活,本宫只得一边到处打零工一边投稿。

当时《JUMP》刚创刊不久,急需作者,于是他带着辛苦积攒画成的一大本原稿敲开了编辑部的门。

接待他的西村繁男见这小伙子一副穷困潦倒的样子实在太可怜,就说:“稿子先别急着看,我带你出去吃顿好的吧。”

此后两人成为了非常要好的朋友,本宫广志也成为杂志初期的台柱子之一。

画功很差鸟山明,不想得奖北条司

之后杂志社为了更好地发现新人,特别创立一个漫画新人赏。

因为当时《SUNDAY》和《MAGAZINE》非常有名,对很多立志成为漫画家的新人来说是他们的首选。

所以愿意考虑《JUMP》的常常是在这两家杂志碰壁之后的作者。

为了淡化出版社的色彩,不让投稿者由于对某一杂志无好感而放弃,《JUMP》还特地征求了当时漫画之神手冢治虫的同意。

由此,日本漫画史上从质与量贡献了最多的人才的漫画奖——手冢赏诞生了。

新人的挖掘有了保障并不意味着一定会有受欢迎的作品。

甚至有数据表明往往新人奖得头名的作者都很难画出大受欢迎的作品,这可能和有才华的人大多不愿意妥协有一定的关系。

这时候编辑和作者之间的沟通就变得至关重要。

像之前提到的鸟叔,一开始鸟山明只是想把《龙珠》画成一部搞笑冒险漫画,但不是很受欢迎。

当时热斗漫画的风潮兴起,他的责任编辑鸟岛(从小就认识的朋友)和他讨论觉得应该让孙悟空这个角色更立体,于是加入了更多的打斗剧情。

改变初期不受欢迎的局面之后,鸟叔原本想在悟空和短笛大魔王对决后就完结《龙珠》,因为他觉得悟空已经是地球上最强的,没有材料可画了。

编辑听后说:“地球人不够强,就打外星人嘛!”

于是鸟叔开始画赛亚人篇…

到后来小悟空遇到的对手越来越强,自己也变得越来越强,一路打怪升级的特点可以说在《七龙珠》里发挥到了极致。

同样的,高桥阳一在画 《足球小将》以前,也曾经尝试棒球和拳击漫画,但都无法出头。

编剧劝他,不妨换一种比较冷门但能画得有趣的体育项目。

冷门运动就随便折腾,反正懂的人也不多。读者不在乎细节的话,漫画本身在他们心中可能比较容易过关。

结果这一建议带来的成功甚至远超出高桥阳一的想象,在2002年世界杯之前,日本国家队接受采访时,22名队员中有超过半数的人承认自己是受《足球小将》吸引而开始足球生涯的。

这是一部彻彻底底影响了一个时代的作品。

类似的例子数不胜数,在《JUMP》,编辑必须了解读者:“能够看到读者的面孔,不论是思想还是心理, 甚至是钱包和口袋里面都必须看到”。

他们对连载的选题有没有眼光往往直接决定了作品能否有市场,以及有多大的市场。

可以说,一个优秀的编辑是漫画家和读者之间最好的桥梁。

高桥阳一老师

最后聊聊我们最关注的那些默默工作的漫画家。《JUMP》第三任主编西村繁男曾经就感叹过:

“从某种意义上讲,漫画家可以说是一种消耗品。我当初在下层的时候看着漫画家实在太辛苦,也不希望他们变成消耗品。可是当我升上去做主编了,知道他们哪怕再辛苦,杂志也得这么做,所以没有办法……”

实际情况是漫画家不仅仅是消耗品,大多数还是一次性消耗品。画完一个出色的作品之后没有受欢迎的灵感是常有的事。

比如本宫广志,《男儿当大将》结束之后,他又连载过三部漫画, 每次都画不过60回。

由于漫画杂志一般都是周刊,作者需要每个星期画出18页左右的原画稿件

为了画出让读者满意的作品,唯一的办法就是牺牲睡眠。

很多人因为高强度的辛苦工作生病住院或中途退出。

就连作品大受欢迎的鸟叔也只能没日没夜地连载,被逼得受不了的时候发狠说:“我已经不想再画《龙珠》了!”

编辑鸟岛只能苦口婆心地劝说:“阿明啊,只要观众想看,你就要坚持下去啊。”

这样泄气的情况经常出现,鸟岛不止一次把他拽起来工作。

为了报答鸟岛,鸟山明把他所有的收入,不管是单行本版税,还是做《勇者斗恶龙》人设所得的分红,鸟岛都能从中抽成。

鸟山明当时喜欢把各种身边的人画进漫画里

还有一个有趣的例子就是1983年开始长篇连载的《北斗神拳》。

当时原哲夫和武论尊已经画得筋疲力尽,原哲夫向崛江(编辑)抱怨:“赚了这么多钱也没处花,整天窝在家里画,腿脚都不灵便了,仅仅是上街去走着走着都快要倒下了。”

崛江说就画三年,在健次郎和哥哥拉欧决斗之后便结束,然后就跑去向主编西村繁男提议完结《北斗神拳》。

但当时《北斗》正人气鼎盛,西村把他骂回来:“为什么非得结束不可呢,你这蠢材!”

《北斗神拳》

崛江只得去求原哲夫和武论尊延长连载,可是原哲夫强烈反对:“我不要,不是说好三年结束的吗?”

结果自然是三年过了,又是三年,遥遥无期的卧底生涯(不好意思串戏了)

难以想象如果没有这些愿意牺牲健康依旧热血为我们创作的漫画家,我们的童年会缺少多少乐趣(富奸老贼除外)

真诚的感谢所有努力工作的漫画作者们。

RADWIMPS乐队与《周刊少年JUMP》

合作歌曲MV

现在大家喜欢刷剧、

刷综艺节目、刷小说。

只有动漫,

我们更喜欢用“追”。

想了想原因,

更多的是源于一份期待

有时我们吵着

希望哪部动漫赶紧完结。

不是因为我们不想看了,

而是知道自己可能

再也没有青春去追了。

青春已逝,热血犹存。

《周刊少年JUMP》,

五十岁生日快乐。

后台回复“JUMP”

即可观看纪录片

并收获50周年贺图大礼包。

我们的青春,都给你了。

分享二次元的精彩Σ(っ °Д °;)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