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与正义——评《乱步奇谭》

《乱步奇谭》其实和江户川乱步没有什么关系,和推理也沾不上什么边,只是前几集给人一种推理的错觉罢了。本作的真正主旨是反映社会,展现社会的阴暗面,畸形面,引发观众思考其中的一些问题,让观众无时无刻不处于“致郁”的状态。

从制作上来说《乱步奇谭》确实有很多令人眼前一亮的东西。比如用真实场景当片头,路人索性直接就让他“路人”到极致,只给个轮廓,毛骨悚然的BGM,各种阴暗的灯光效果,干脆利落的剧情推动(本作的人物心理多数是表现在语言和行为上,不像某些番,长篇大论的心理描写只会让人觉得乏味),都做的非常完美。

随着前几集紧扣标题的铺垫结束,故事的主线也渐渐展开。之前的人形椅子,变态萝莉控大叔等事件等等,都是为了说明罪犯思想的疯狂以及一般人对于极端犯罪的无奈,进而引出惩治犯罪的一种方案——以罪治罪。头戴骷髅面具的“二十面相”接二连三地出现,犯罪与逆向犯罪变得越来越疯狂,事情眼看就到了演变成大规模社会动荡的局面。最后,一声呼唤或许能使几个主犯浪子回头,然而崩塌式的链式反应岂是那么容易就可以被阻止?事件暂时平息,然而“二十面相”必然还会存活在社会的某个角落里,实施着自己心中的“正义”。

本作集中体现了一个“乱”字。然而本作并不是从社会的“乱”,而是从人性的“乱”入手。人们畸形的思想像传染病似的传播,使得表面上其乐融融的社会本质上污秽不堪,而这样的社会又会将更多的人拉向深渊。印象中除了班长和中村稍微正常点之外,其他人的思想都到了严重畸形的地步。

小林是一个思想怪异的中学生,IQ爆表的他对学习提不起什么兴趣,反而热衷于那个年纪并不应该接触到的各种血腥事件,享受在推理带来的乐趣中。他会被欺负,会被无视,会和社会脱节,但这些他都不在乎,他在乎的只有犯罪和推理而已。画女硬说男,这应该不是制作方单纯的想好玩就这样干吧。仔细想想,身为男生的小林长得像女生,还总是把自己当成女生,穿女生的衣服,试想没有这些,小林的畸形程度估计要打不少折扣。

班长不是脑残,他只是一个正常人,所以我们不要怀有“全是怪人的世界里的正常人就是白痴这样”的观点。这个人是作者的视角,也是观众们的视角,他从头到尾一直都是以旁观者的身份关注着事情的发展,做着一个正常人应该做的事情。对犯罪行为的逃避,对小林的无数次规劝,直到最后把小林从悬崖边上拉了回来,他都是在尽一个路人的本分。

“二十面相事件”的主谋浪越,和其他作品,或者是和本作那些小犯人比起来,在他身上,我反而感受不到多少心狠手辣,杀人如麻的感觉。为什么呢?我想是因为他很可怜。从小就只顾着埋头学习,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他没有体验过真正的友情或者是亲情,对于在外被同学打,在家被父母打的他来说,图书馆或许是唯一安全的地方。打的人多了,那么打人也成为了大多数人心中的一种正义,所以老师索性也不管了。辛运的是他遇到了明智,他这一辈子中唯一一个了解他的人,保护他,和他一起研究并完成了逆天公式——暗黑星。完成公式后,他毫不犹豫地付诸实施,不是为了讨伐这个带给他黑暗的社会,而是为了证明自己是正确的,自己的一切都没有白费。

感觉这些三观不正常的人其实都可以向明智学学。他也属于那种极端不正常的人,但是在这种不正常中他始终保持着自己的原则,所谓遇事不乱,他从不表现出特别的狂热或者是冲动,几乎都是一张冷静脸。正因为此,他帮助了浪越却没有和浪越一起走上那条不归路。

“二十面相”带给我的感觉和《攻壳机动队》里面的“笑脸男”很像,都是一个没有确定实体的角色被无数人出于各种目的扮演,掀起一阵社会热潮,也即是“原本不存在的东西竟然出现了原创的拷贝”,“Stand Alone Complex”现象。有着某种共同心理的人们尽管生活不尽相同也不会出现什么别的交叉点,但是最后竟然有可能产生一样的行为,表面上的乱实际上最后又汇集为一点。

看到弹幕里很多人说“暗黑星”这公式是对智商的侮辱,我刚开始也是这么想的。但是看下评论区我就冷静了许多,这公式固然有其夸大之处,但也少不了合理性。这就涉及到两个概念,——“ 拉普拉斯妖 ”以及“混沌定律”。

“拉普拉斯妖”是法国数学家拉普拉斯提出的一个科学假设,内容简单来说就是宇宙中的一切现象都有确定的因和确定的果,而造成一件事情发生的所有的因是可测的,当一个“恶魔”掌握了宇宙中所有的状态之后,没有事情会是模糊的,未来就像过去一样简单,这个“恶魔”就是“拉普拉斯妖”。

经过后人的无数次论证反驳,上面这个观点已经被推翻,而随后诞生的“混沌定理”则显得更为现实。大致内容为:混沌现象具有不可预言性和对初始条件的极端敏感性。原因与结果之间不存在确定的联系,但“蝴蝶效应”是存在着的,尽管不能预言,但只要做一些微小的改变,或许就能得到我们想要的大成果。

“暗黑星”这个公式是更倾向于“拉普拉斯妖”的,但是我们也可以用“混沌定理”去理解它。浪越做的每一件事情得到的并不需要是一个确定的结果,而只需要是一个范围就足够了,比如他不需要知道会出现多少个“二十面相”,只要确定出现很多就足够了。不过动画还是太夸张,比如明智连有电话打来这件事都算出来了。

这个动画的中心就一个问题:当存在着法律无法制裁的恶行时,类似“二十面相”的以恶制恶该如何看待?刚开始看这个动画的时候,当看到那些恶心的罪犯被“二十面相”打击的无路可逃,受到了应有的报应时,相信不少观众和我一样,感到非常畅快,以至于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二十面相是不会死的”这句话开始在弹幕里刷了起来。理智的弹幕分析道:集体是没有智慧的, 没有自己的判断能力的,结果也只能是被人利用的。大多数被压迫的人知道自己痛苦 , 但是无力反抗 , 或者说懒得反抗 , 懒得思考怎么反抗 , 这时大量 “ 二十面相 ”的 出现恰好惠及这些 “ 懒人 ”,他们 如同找到了知己一般 , 不加思考地接受 。 二十面相给了想要犯罪的人一个面具,或者说是一个借口,那些人会想这是面具干的而不是自己。 说的难听点,他们只是浪越下的这盘大棋里面最微不足道的棋子而已,浪越依靠“蝴蝶效应”,一点点地增加自己的棋子。

法律无法惩治的暴行是普遍存在的,法律造福一部分人,也必然会伤害到一部分人。用自己的力量打倒伤害自己的,法律不能制裁的人,看似是牺牲自己造福世界,实则只是在宣泄自己的仇恨心态而已,和复仇并没有什么不同。把个人的是非观当成普遍的正义,那似乎世界上能不被杀的人没有几个,因为一个人一旦被另一个人恨,那就不符合另一个人的正义,那难道他就该死了吗?有人会反驳,说“二十面相”贯彻的不是个人的“正义”,而是大多数人的“正义”。那我想问,“大多数人”用什么来衡量?百分之三十?百分之五十?或者高一点,百分之九十?那如果剩下百分之十持有相反的正义呢?就该抹杀吗?这就是法律的重要性,也是法律的弱点,法律要让所有人都满意,因此分歧大的地方法律是不管的,这时谁都可以冒充法律,然而谁都不是真正的法律。“二十面相”的行为说白了还是自私,狂暴,愚蠢,武断。

有秩序就会有受益者和压迫 者 ,反抗最有效的方法就是破坏秩序。破坏了秩序等于是为了小部分人毁了绝大部分人 , 得不偿失 。

好吧,不能依靠法律,也不能依靠百姓自己的“正义”,那么这些暴行和压迫该如何解决?我认为可以参考下阶级社会,资产阶级专政导致了无产阶级的被压迫,被压迫的无产阶级产生了社会主义,共产主义,与资产阶级抗争。然而到现在呢?资产阶级国家还是存在着,当初的革命倒不见了。是因为无产阶级被消灭了吗?不是,是资产阶级开始顾及无产阶级的生活,完善自己的制度了。另一方面,按照马克思的理论,解决阶级压迫的唯一方法就是消灭阶级,全世界只剩下一个阶级了那还谈什么阶级对立呢?他宣扬公有,所有事都大家一起干,消灭国家边界等隔阂,把所有人统一在一起。把这两者放到这里讨论的问题,那么马克思就是主张把大多数人不爽的人干掉,资产阶级就是主张多数人考虑照顾少数人的利益。法律既不能完全干掉多数人不爽的人,也不能照顾所有少数者的利益,才有了“乱步”的问题。不过这有什么关系呢,就像现在无论是西方还是中国都会有穷人一样,对于这些问题就不能宽容一点吗? 反抗只有对于压迫者来说才是正义,想要这种正义满足所有人,那就只有乌托邦了。 理性地支持法律,完善法律,才是惩治这些恶人,拯救被压迫者的最好方法。 有压迫,不公平,人类才会进步。

对于社会上受压迫的边缘人士,本作的ed 很好地描绘了他们的心理。“ 如今的我 , 丧失全部 , 已然末路。黎明之时 , 寸步难行 , 艰苦匍匐。却仍旧渴望着 , 谁找到我给予救赎。 ”这些受压迫者知道自己控制不住自己的苦,可能会做出一些无法挽回的事情,然而他们还幻想着,某一天有人能给他们带来光明,被人拯救。 验尸官:“ 虽然我们并不幸福,但至少完成了复仇。虽然并没有感到畅快,但总比无能为力要好 。 ”也就是说他们也不想以恶制恶 , 他们只是想看到自己的生命中还有希望 , 自己还可以做点有意义的事情 , 然而他们连这些也达不到 , 只能走上了罪恶的道路 。 最后小林也说了, “ 虽然不活在这个世界没什么不好,但是现在慢慢变得有趣起来了 ” 也就是说关键是要让被压迫的人看到希望。一点点的关爱就可以帮助他们 , 哪怕是压迫者单纯地选择不再压迫 , 他们也不至于走上这一条路 。对这些不被理解的可怜人,我真的很痛心,他们选择报复的那一刻,内心想比是孤独,寒冷的,为何我们就不能给他们带来哪怕是一丝的温暖?

面对认错的警员,警官说这一切没有谁对谁错,也就是说二十面相究竟是对是错也没有定论。他们也有着自己的苦衷 ,由 黑暗产生的黑暗不见得就是真正的黑暗 。 二十面相的标志逐渐成为免罪符,被那些挥舞正义大棒的人借以肆意实施制裁。即便肆意妄为,却也成为无数犯罪与暴行的威慑力 。 只是希望 , 能用爱的翅膀代替 “ 二十面相” 那冷冰冰的骷髅面具 。

众人皆为现世之影,你又能否将其照亮呢 ?

分享二次元的精彩Σ(っ °Д °;)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