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作不可超越!华纳公司最难以翻拍的动画,你看过没有?

三十年前,一部动画电影的上映,改变了世界对“动画”的认知。

这部作品,创造了动画中有生命的光,为动画的未来踏出了新的路。

华纳影业十年前就买下了它的电影版权,小李子也宣布参演,但却至今未能拍出成果。

如今已三十岁的这部动画,仍然被称为不可超越的反乌托邦神作。

它,就是大友克洋导演的《AKIRA》。

文:饼干

本文已获公众号:

动画酱(ID:gh_a22e0ebd7f81)授权转载。

《AKIRA》有多厉害?

“一个异能少年站立在东京废墟之上,人人都会说这是大友克洋。”

——宫崎骏

为了致敬1988年上映的动画《AKIRA》三十周年,两位知名概念设计师在几个月前合作制作了一个一分钟的短片。

重制了动画中标志性的场景和细节,画面燃爆!

这部耗时一年制作的一分钟短片,复刻了80个镜头,达到了超细致的场景还原度!

也许会有不了解的人好奇,在30年后,为什么仍会有人耗时耗力去致敬一部动画。

为什么三十年过去了,还有无数人追随它的脚步。

《AKIRA》这部动画先驱,这些年间不断在全球发酵。

不止动画,它渗透了电影、音乐、流行服饰等各个流行文化。

侃爷的MV中来自《AKIRA》的灵感

没有《AKIRA》,我们不会有《黑客帝国》、《环形使者》或者《盗梦空间》。

《头号玩家》里的红色机车也是对《AKIRA》的致敬

它是被权威电影刊物《Wired》评选为电影史上最佳的20部科幻片之一,也是亚洲唯一一部上榜的影片,而且是唯一的动画电影。

如此多的唯一性它是如何做到的?

《AKIRA》改编自日本漫画家大友克洋自己创作的同名漫画。

大友克洋,日本漫画家、动画制作人,漫画作品以精细的画面和巧妙的剧情铺陈为特点,在业界广受好评。

在1983年,大友克洋连载代表作《AKIRA》在业界和读者中引起轰动。并于1988年由其亲自执导改编成剧场动画,大友克洋亦借此成为国际知名的动画制作人。

后以6国语言在世界各地公映,得到了各种电影奖项,轰动一时,被称为“开创了日本动画的未来派”。

《AKIRA》最令人钦佩的,不是血肉横飞的画面与赛博朋克的世界,也不是街头掠过的红色机车,而是他的上映时间在1988年。

在现今看来,它高超的作画水平,巧妙的分镜手法,超前的科幻世界观,以及对人性的探讨,都一点不过时,甚至“超越现实”。

大友克洋的伟大不是手绘,那个年代谁不是手绘?

大友克洋的伟大,是他用手绘画画,却用拍电影的镜头来画分镜。

可以这么说,只有在《AKIRA》之后,我们才真正感受到动画里镜头的魅力。

《AKIRA》这部电影解放了动画导演的枷锁。

要知道,由于《AKIRA》漫画画面表现过于精细,曾被大家认为“不可能拍成电影”。

据说甚至最初的分镜版原本多达2,000张,最后删减为738张。

大友克洋耗费心力独自完成了这些分镜头台本,去克服动画还原的难题。

《AKIRA》故事板

早于1988年,该片就使用了领先世界的先配音后制作的动画制作手段。

最后登上银幕的《AKIRA》,总作画数达到15万张,色彩上用了327种不同颜色,制作成本约10亿日元,创下了当时日本动画的记录。

《AKIRA》的现实主义

泡沫经济、政府专权、科幻世界、末日情节、美式暴力、人性揭露都汇集在一部动漫中。

《AKIRA》的思想深度,更堪称是日本动漫的一座高峰。

故事中发生在经历过一次毁灭爆炸的东京。

31年过去,文明重建,科幻的都市化景象呈现在眼前,2020东京奥运会开幕在即。(30年前的奥运会神预测)

东京经历了从极衰到极盛的再生,却又陷入历史的循环。

在都市的繁荣的大背景下,肮脏的暗流却开始翻滚。

故事的两位主角,金田与铁雄是童年的伙伴。

铁雄在某次飞车党的事故中被军方带走并被进行改造,故事也由此展开。

铁雄在实验后意外获得了“Akira”的能量。

获得力量后,他大肆破坏城市,杀掉了自己的同伴和爱人。

最终,也吞噬了自己。

听起来很俗气的设定吗?

不,大友克洋讲述的可不简单是末日故事。

他用最擅长的“以小见大”,在末日故事中呈现出人性带来的毁灭。

贪婪的人性。

主导“Akira”研究项目的军方,插手令人恐惧的力量,目的就是为了振兴大日本帝国,夺到世界的统治地位。

资本主义社会的漏洞。

煽动民众的宗教人士,他们期盼“Akira”的降临,也是痛恶资本社会中的贫富差距与在物欲中迷失的人性。

是置身于社会底层的人群希望得到的救赎。

这些人都渴望得到力量,最后却都被力量毁灭。

然而,力量本不分善恶,能够进行分辨和选择的是力量的载体,也就是人类自己。

“变形虫拥有了人类的力量,它不会象人类那样建筑,只会把附近的食物全部吃光。”

大友克洋所想的是,强大的力量需要与之匹配的内心和思想

铁雄在被改造前是弱者,经常受到朋友金田的帮助。

他在受到恩惠的同时,却厌恶着来自强者的施舍。

大友克洋不相信弱小者的感激涕零,他揭露了弱者在压抑中扭曲的内心。

铁雄毁灭一切后,他膨胀的内心也丧失了理智,导致了自我爆炸。

这种对于力量的反讽在今天尤为重要。

面对科技与文明的不断进化,人类在奴役文明和被文明奴役的选择中充当着两面派的角色。

《AKIRA》的世界很阴暗,混乱、黑暗、堕落、毁灭,充满了压抑的氛围。

但大友克洋表达的主旨绝不是毁灭。

影片的最后,东京的废墟上仍有光明。

虽说影片里对未来、对人性都抱有很悲观的态度,但它更期待毁灭之后的重生。

即便现实再怎么黑暗,也不要放弃对光明的追求。

“AKIRA”是日语中“光明”或是“亮”的意思,整部电影还是为了带给人复苏的希望。

《AKIRA》也是一部让人能够看到“光”的动画,以大友克洋为代表的动画人所奋斗的那段日子,也是能够让人看到光的时代。

来自太阳的光束再次覆盖大地。

曾靠着人造光源运作下去的东京,终于露出了狼狈的面貌。

但,这座废墟却因太阳光的抚摸,重燃了生机。

这就是这部动画电影另一个名字——《光明战士》的含义。

它的超前、深刻、和开创性,也是三十年来不断被人提起的原因。

后台回复“AKIRA”,

膜拜30年前手绘的精细。

任欲望放纵,必自取灭亡。

分享二次元的精彩Σ(っ °Д °;)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