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平成时代动画业界从业者今后的可持续性发展

作者:izumi

封面:《白箱》

如需转载,请联系我们

摘要

入江泰浩分析总结平成时代业界30年的各种问题,展望未来。

1989年春天,入江泰浩踏入职场,开始在“中村PRODUCTION”工作,时值昭和天皇驾崩、平成天皇登基的平成元年。初中时期,入江曾经一心向往有朝一日进入动画业界,可到高三时,由于昭和天皇健康状况每况日下,日本社会各界人心浮动,入江的心念也渐渐随之动摇,他自问,人生是否还有别的使命需要去承担。正当入江犹豫不决之际,同年2月,手塚治虫老师的不幸离世,对其的心灵造成了巨大的冲击,反而重新坚定了他要在动画行业一路走下去的决心。

多年之后的2016年,入江就任日本动画师・演出协会(JAniCA)代表理事。该协会成立于2007年,“JAniCA”的宗旨,是要为工作在动画制作现场的从业者们代言。

芦田丰雄是JAniCA”的发起人兼初代代表理事。设立协会的初衷之一,旨在为高龄动画师、及演出家们创建更人性化、更适宜的工作环境,入江本人十分赞同这一具有人文关怀的理念。在此之前,入江因为终日埋头应付眼前工作,加之身边没有致力于类似事业的志士同仁,他从未思考过组建类似团体,因而,对入江而言,投身该项事业具有刷新观念、拓宽视野的积极意义。

“JAniCA”将动画师们的生活福祉列入首要考量,为切实改善动画师的生活环境,“JAniCA”先是确保每位从业者能够顺利投保名为“文艺美术国民健康保险组合”的优惠险种。除此之外,开设了提高动画师专业水平的技能培训班,以及作为个体事业主需要掌握的税务知识讲习班等各种学习班。另外,还借助媒体手段,报道公布动画制作现场的行业现状。

在去年6月播出的《close up现代+》,聚焦动画产业的一期节目中,入江亲自上阵,面对镜头提出了提高动画片制作经费等主张。通过节目的平台,入江发表了由“JAniCA”组织制作的09及15年度动画从业者实际生活状态的调查报告。根据该项报告15年的统计数据,2013年动画师的平均年收为332万8千日元。

入江指出,动画师极少有机会得知自身之外从业者的收入状况。以往他们获取情报的渠道,至多不过是偶尔在饮酒聚会时听人说起“某部作品给的单价不错”之类的说辞。入江觉得,作为从业者,有权利了解,相较市场行情,自己的工作薪酬究竟算是高还是低,从而对自身处境有一个客观的把握。如此一来,大家就能卸下“即便收入微薄但别人也都在咬牙坚持……自己不可特立独行、坏了规矩”的错误观念,早日跳出原先苦苦死撑的恶性循环,按照内心指引去选择那些报酬优厚的工作。眼下早已不是动画师只需伏案画画就万事大吉的时代,每个人都有必要知晓,自己是在一个怎样的组织构架中获取收入的。薪资调查的意图也就是想在众人的头脑中建立起此种共识。

过去30年,行业环境发生了很大改变,其中最为显著的是,日本国内与发往海外的动画、上色外包作业的比例,与过往相比呈现反转态势。入江刚入行那会儿,海外制作的占比还极其有限。然而,到了今时今日,日本动画的制作预算,完全是以海外外包为前提的。在入江的记忆里,当年那些委托加工比重较大的动画片,品质普遍偏低。但后来,海外技术日益进步,外包量也连年上升,其结果就是,“动画作业”在日本国内基本陷入停滞状态。

只不过,基于商业成本的考虑,舍弃“动画加工”的做法,对于动画师的锻炼培养绝对是弊大于利的。早前,入行新人的晋升步骤是先到“动画部门”积累了一定经验后,然后参加原画考试,再升上原画。这一过程中,新人们可以接触到用于动画制作的率表、原画,顺便学习正确填写率表的方法,以及揣摩动作控制等各种技法。可如今,跳过这一环节,直接升为原画师的人数逐年递增,致使错填率表、别扭原画等问题频发。而相应的补救措施只能依靠动检这边做出修正。照理说,这些不合格品本应退回给原画师重画的,但现阶段制作日程普遍吃紧,根本没有那个闲工夫让本人修改,因而,很多原画师根本没意识到自己所犯的错误,还在一错再错地继续画。类似的负面连锁反应,也已成为平成动画业界积重难返的顽疾。

对此,入江呼吁,各家制作社应当制定出能够保证retake顺利进行的合理工期,并向上家讨要制作顺利付诸实施的合理预算。而且,为预防顾此失彼的纰漏,上述改善措施必须坚持双管齐下。各家工作室还要认识到“病去如抽丝”的道理,要知道,当下的局面,是过往3、40年一味放任的后果,怎敢奢望一夜之间药到病除,因此,回复到正轨需要花费较长时间。但如果再不及时想方设法亡羊补牢,之后的状况只会越来越糟糕。尽管将先行的“下坡路”变为“平地走”,显得有点绕弯子,但总会慢慢有所好转。

谈及具体预算,如今入江尝试的众筹制作的《万圣节睡衣》的预算企划中,给出了动画单张500日元、原画1CUT 8000日元的提案。以上价位是入江所认定的“合理单价”。相对时下市场上每张200日元左右的动画单价,入江的要价高出了一倍多。他觉得,充裕的单价能让画师有条件提高单张动画的作画质量,而负责上色的工作人员,也不必为劣质的动画画稿而浪费掉大把的修正时间。原画方面,入江举例了自己担任监督的作品。据说在他的交涉之下,每张单价提高到含税4500一张,不过也为此压缩了后期编辑的时间。但即便如此,单价也算不上很高。《万圣节睡衣》这部片子,入江打算自己一个人画原画,为维持作画期间的必要生计,他推导出8000日元/张的价格。这还是刨除制作进行等经费后的结论,因此,只有当众筹这边达成1500万日元的集资目标,才勉强能做20分钟的动画。而假如能达到一倍以上的金额,诸多棘手问题便可立即迎刃而解。

预算加倍,其实等同于要求作品的盈利加倍。由此入江联想到一个近期自己一直在关注的现象,就是动画作品寿命正在普遍缩短。没能走红的作品,意味着商业运作的失败,可这些作品也是有粉丝在追的,制作方理应善待粉丝,并为延长作品寿命,提高经济收益作努力。比方,可以将分镜绘、制作资料等内容制成不耗费库存成本的电子书籍售卖,或接受预约定制动画周边等,当今的时代,有的是各式各样的赚钱门路。出品厂商、出版社这边,完全可以突破作品的既有框架,开发出能让读者持续长久阅读往昔作品的经营模式。动画制作公司也可以通过发行贩卖自身品牌的周边商品创收。一切顺利的话,采取该项战略的动画制作社,因为有了安定的收入来源,也将招募到更多正式签约的优秀动画师。

平成时代这30年,日本动画的画面正日趋复杂化、高密度化。当年,入江主持《天空之艾斯嘉科尼》拍摄时,曾经被指,“如此高品质的拍法,无异于自掘坟墓”。但他不忍心打击动画师们想要描绘“非同凡响的魅力画面”的心愿。在他看来,正是人类追逐美丽事物的本能欲求,才使得画面表现力不断进化升华,最终缔造出令世人为之赞叹的佳作。当然,这中间功过参半。因而,为了今后30年的可持续发展,一切还需从长计议。不过,入江并非是要让制作公司从此凡事以量入为出,走上清心寡欲的“素食”路线,而是倡导,业界尽快导入保障制作经费长期稳定供应的良性机制。与此同时,他再次重申,动画师不可只关注随心所欲地绘制图画,而应该在充分理解自身收入来源的基础上,从事手头的工作。这才是动画从业者面向下一个30年的正确开启方式。

【参考资料】

分享二次元的精彩Σ(っ °Д °;)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