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GO》格蕾:二世的内弟子 布拉克莫亚守墓人

本文作者:Wlcteeen

虽然FGO未曾出现但是是型月相关角色,也应该能发吧。

一直以来就看过不少此类发言“格蕾是镰刀呆毛”“当然是拿着镰刀的术呆毛啦!”等等把格蕾直接等于阿尔托莉雅,并且希望她落地的言论。

虽然对以上言论一直不满不过也不想对此进行评论,但在事件薄12话漫画图透出来后,还是发了这个帖子,顺便把以前一些对于格蕾的猜想与感想一起发一下。

格蕾的故事请详见二世事件薄与FL,这样或许能有更多的人去看事件薄。

关于格蕾家族祖先何人的猜想

在事件薄第六卷第七卷中,主舞台放到了格蕾出生的村子,也写到了一些这个村子的来历。

贝尔萨克应该也已经回到现实中了。无论今后那个村子变成什么样子,我想那个教授了我各种各样的知识以及技术的守墓人也不会离开那片土地吧。或许终其一生,他都会以布拉克莫亚守墓人的身份活下去。

“但是,那尊黑色圣母恐怕是以摩根·勒·菲为原型的——亚瑟王时代的产物。她的时代在西历之后。尽管具体情况众说纷坛,不过大致上都认为是在五世纪左右。那么,守墓人的四条规则中为什么会出现黑色圣母呢。”

“这并不至于构成矛盾。约莫是后世之人追加的规则罢了。布拉克莫亚的守墓人原本便是优秀的灵魂运送者(Soul·Carrier)。”

“您说的没错。所谓魔术刻印,本来就是代代都会刻录上新魔术的东西。……不过,那四条规则被追加的时间,其实比我之前认为的要晚得多吧?比如说,几百年前。和您就任阿特拉斯院院长相同的时期。”

听到师父的话,茨比亚的眉毛有一瞬间颤动了一下。

“你可以直说。”

“我认为和刚才所说的时间顺序相反,在那四条规则中,实际上只有黑色圣母那条是一开始就存在的。为了能够判别亚瑟王的因子,提高效率。那尊雕像就是有这种功能的魔术礼装吧。而其他的规则,其实并不是必须的。……没错,虽然有着防止村民无意中接近神秘,隐瞒沼泽的结界这样煞有介事的理由,但归根结底,剩下的规则就只是为了让人[不去做什么]而制定的而已。说不定,是为了让定期来观察的阿特拉斯的炼金术师,[能更简便地计算人们的参数]。”

在这段瓦叔与二世的交谈中,可以看出这个村子里留下的一部分东西都是亚瑟王的姐姐,摩根勒菲所留。而整个村子除了这里提及的礼装是她所遗留,还有着前面提到的另一件魔术礼装侵刃黄金(Erosion)。且这个村子外的沼泽里还有着仿制的阿瓦隆神殿,也很容易联想到传说里和阿瓦隆联系极为紧密的摩根勒菲。

“……黑色的玛利亚。”

兄长喃喃自语道。

没错,是被染得漆黑的圣母像。虽然还怀抱着身为救世主的婴儿,但她的身姿是那样的异质。身材挺拔,看上去充满了威严。炯炯有神的双眼俯视着下方,比起慈母,更像是女将军。

弗拉特冲着冰冷的指尖哈了口热气,毫无恶意地继续道。

“你不觉得那个黑色的圣母大人,感觉有点像格蕾吗?!”

“这世上不存在和格蕾亲亲相似的人。就像老师是独一无二的伟人一样,格蕾亲亲也是绝对之美的化身。”

“只是,这个村子多半确实和摩根有什么联系。从这个黑色圣母上依稀能看出点她的影子来。哼,所以当初才会选这个村子的吧。”

他的吐息中包含着苦笑。

“想在这里再抢救她一下的可能性,估计不大。那人可是恨着王的,最后好像还唆使莫德雷德搞了什么阴谋,在王死后应该也没必要再耿耿于怀了。……不过那个时候我已经死了,所以也说不出什么确切情况。”

莱妮丝在圣母像感受到过不一般的气质,再结合弗拉特的直觉来看,这里所指的格蕾所像的人并非圣母玛利亚,而是混入其中的影子,即摩根勒菲。

亚瑟王的肉体在某种程度上像的竟然是其宿敌,某种意义上过于讽刺。

师父轻轻地摇了摇头。

“我不知道当时的摩根是怎么想的。既然你都不知道,我就更不可能知道了。但是,不管她当时怎么想,最终也还是留下了火种。这个火种代代相传,经过上千年之后,产生了某个结果。”

说到这里,师父顿了一顿。

“也就是,格蕾。”

“……唔。”

理所当然的,话题联系到了我的身上。

不过这次,我并没有感到太多的惊讶。

再加上二世的这段猜测,应该可以推测出格蕾是摩根勒菲的后人。

“你果然不像那家伙啊……对了,说不定会和加雷斯蛮和得来的。不过要说的话,和那边也算是有血缘关系就是了。”

对于那个名字,不知为何我有一种奇妙的印象。

“我记得,那位也是圆桌的……”

“你没必要知道啦。”

骑士移开视线,装傻道。

而亚德凯的这段话,基本算是官方指明是奥克尼家族兄弟的后代?

之前对于这段还挺感兴趣,毕竟型月圆桌削掉了大量人物,因此在型月世界中还存在着的圆桌后人寥寥无几,就瞎猜了一番。

在FGO中已经确定了奥克尼家族有四人,分别是长子高文,次子加赫里斯,以及加雷斯和阿格归文。

阿格归文已经被菌类写成了超级厌女症,且早逝,估计不太可能会结婚生子。

加雷斯虽说被亚德凯说与格蕾有血缘关系,但如果真的是直系后代,应该不会这么绕圈子。加之型月里加雷斯已经被性转成了女性,真的按照原传说里她和莉奥妮丝姐妹的修罗场,让妻子怀上七八个孩子的剧情,实在是显得过于鬼畜。

加赫里斯目前持续空气中,且他的妻子与加雷斯绑在了一起。如果型月采取《亚瑟王之死》,他还是有妻子,即一直暗恋加雷斯的丽奈特。但如果采取了《国王的叙事诗》,丽奈特已经跟着加雷斯跑了。

高文是型月目前明确提及到了妻子的圆桌骑士之一,虽然没有写出他妻子的名字,但从多方剧情中的“年长的妻子”来看,明确指向了被诅咒变成BBA的瑞格蕾尔。

有了妻子有子嗣的可能性就大得多。传说之中高文也有着比较出名有着明确记载名字的后代,比如儿子金加麟。

而第七卷中格蕾的回忆恰好又提到了连亚瑟王都怕的某东西。

——我的梦,经常有香气环绕。

煮得软软的马铃薯的气味,让我分辨出这是那段岁月。

比十年前还要久远的过去。

那时,土豆泥是我家餐桌的常客,早就吃腻了的我为此经常抱怨连连。当时家里大部分的时间都是由父亲在掌勺,而他比母亲要更加溺爱我。因此开始在做饭时挖空心思,还特意去向行商订购了易于保存的中餐和日料食材,之后对着手上的二手菜谱,两人一起做菜。

我记得还曾被一道菜辣得和爸爸一起在家里来回兜圈子,惹得妈妈开怀大笑。

成为亚瑟王的肉体,被村民们崇敬,连吃饭与睡眠都被逐一管理,是在那之后的事了。

土豆泥,高文招牌菜。

怕是祸害了自己的后代一千五百年。

分享二次元的精彩Σ(っ °Д °;)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