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尖上的童年

米老鼠动画·局部

白雪公主与七个小矮人(动画·局部)

【探索星空】

从刻在西班牙阿尔塔米拉山洞中充满动感的旧石器时代岩画,到绘在古希腊陶瓶上表现连续奔跑动作的人像,从中国传统的走马灯,到现在仍然广受欢迎的皮影戏,人类对于“动画”的渴望由来已久。在观看动画片尚显奢侈的年代,有多少男生在课本的一角画下一帧帧奋起千钧棒的孙悟空?又有多少女生描绘过舞动着长裙的白雪公主?快速翻动课本,这些动起来的人物,给少男少女们带来的不仅是一时的新奇,而且有对大千世界的无尽想象。

20世纪80年代起,《铁臂阿童木》《米老鼠和唐老鸭》《机器猫》等外国动画片陆续在国内上映,“我们的好朋友”“无私无畏”的阿童木、充满活力也有一点调皮的米老鼠、机器猫那可以穿越时空的时光机,让孩子们的眼界大开,留下了难忘的童年记忆。“动漫原画特展——一支铅笔诞生的世界”目前正在国家典籍博物馆展出,米老鼠与《木偶奇遇记》《白雪公主与七个小矮人》《铁臂阿童木》《七龙珠》《名侦探柯南》等迪士尼动画、日本动漫的铅笔原画和赛璐璐同时呈现在中国观众面前。与诸多老相识的重逢,勾起人们旧时的回忆,唤醒童年的梦想,或许还不免感慨一声:原来动画是这样诞生的!

曾经,1小时的动画片需要8万多张手绘稿

和电影拍摄一样,动画电影每秒有24帧图像。这就意味着在采用数字技术前,一部60分钟的动画电影,需要86400张手绘稿,才能形成连贯、流畅的画面。每部动画的原点都是一支铅笔、一张画纸。动画里的人物,他们哭,他们笑,他们奔跑,他们飞翔,他们匡扶正义,他们拯救世界……一颦一笑,一举手一投足,无不是凭借一张张手绘、一点一画的细微变化得以实现的。随着赛璐璐——一种塑料的发明,画师无需反复绘制同一画面中的背景,而只需要把有动作变化的角色画在赛璐璐上,再把背景画与赛璐璐重叠在一起进行拍摄。赛璐璐的使用,使得动画制作的效率大为提升,对促进动画产业的大规模发展功不可没。

在艺术家的画笔下,耳朵又大又圆的米老鼠吹着口哨,哼着小曲,白雪公主美丽、善良、勤劳,是真善美的化身,名侦探柯南“外表看似小孩,智慧却过于常人”……一个个形象丰满、性格各异的动画人物脱颖而出,成为全世界亿万观众的共同记忆。

如今,我们对未来的动画世界有了更多期待

海外动画片的引进,几乎与改革开放同步。这些动画片带给孩子们一个前所未见的世界,也启发了中国的作家、画家、动画人寻找新时期中国动画片的新路。动画片观众的主体固然是孩子,但它并不是一门幼稚的艺术,优秀的动画片不仅长幼咸宜,而且能够将民族文化、时代精神融入其中。正如张爱玲在她的文章中说:“卡通画是有它的新前途的。有一片广漠的丰肥的新园地在等候着卡通画家的开垦。未来的卡通画决不仅仅是取悦儿童的无意识的娱乐。未来的卡通画能够反映真实的人生,发扬天才的思想,介绍伟大的探险新闻,灌输有趣味的学识。”从海外优秀动画片中,我们得到了许多发展中国动画产业的启示。

如今,随着技术的发展,无论是引进的还是国产的动画片,制作都越来越精良,借助各类视频网站,我们能看到的来自世界各地的动画作品越来越多,可谓洋洋大观。不过,能够像《米老鼠和唐老鸭》《铁臂阿童木》一样成为一代人集体记忆的动画片,似乎越来越少了,这也让人们有了更多怀旧的理由。其实,不管时代如何变幻,那些温暖人心的故事,那些引人入胜的形象,那些明丽动人的色彩,都会引发观众的共鸣。这又让我们对未来的动画世界有了更多期待。

(本报记者 杜羽)

作者:杜羽

分享二次元的精彩Σ(っ °Д °;)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