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峻的漫画、李荣浩的歌,我们回不去的《老街》

只记得收到这本书的时候明明是冬季,我却感到了夏日的阳光穿过茂密的树叶留下斑驳的阴影落在自己身上的温暖。

老家的木屋还没有被水泥钢筋建筑代替,爷爷和我坐在树荫下乘凉,空气中还有泥土的芬芳。聂峻的《老街的童话》讲述的正是这样一个夏日故事。

夸张而不失可爱的造型,层次分明的色彩,怀旧的场景刻画,如有魔力一般把人带回美好的童年。缓缓翻阅书卷,就如同细品一杯清茶,《老街的童话》中四个小故事温馨感人。

聂峻这个名字,可能并不被太多漫迷熟悉,乍一看会以为是李荣浩将他的《老歌》制作成漫画出道了。

聂峻

其实聂峻从上个世纪90年代开始,就一直没有停止过创作的步伐。他的角色造型夸张,漫画风格偏向欧式。也正因为如此,他的作品在看惯了日漫风格的读者眼中,就显得有点“怪”了

聂峻自画像

他一直醉心于创作,不管主流市场的变化如何风起云涌,他依然云淡风轻地描绘着自己心里广袤的奇幻天地。

成长之路

1995年在《三优新漫画》上连载《白猫医生》的时候,聂峻还是高中生。

1996年在《科普画王》上连载的《红蛊》的时候,画面上已经提升了不止一个档次了。可以说聂峻那段时间创作欲望十分强烈,产量也比较高。

1996年—1999年长篇故事《丢丢》在杂志《北京卡通》上连载,画风在线条上做了简化,也可以看出日式、欧式的影响并存,此作在法国和意大利都有出版发行。

丢丢

新世纪伊始,聂峻开始创作《我街》,到这篇作品聂峻的画风已经趋向成熟。在这部作品里,他在分镜上也有了突破。

比如说主人公荒和猜两人从疯人院逃出后各自逃亡的一段情节,不仅有连贯的蒙太奇式表现,错落有致的节奏感,和舞蹈的动作,让读者似乎可以听到一曲逃亡后的欢快乐章。

从高中时代就开始连载漫画的聂峻,这么早的起始点在我们现在看来也可以说是天才般的存在,而他也从未懈怠,不断挖掘着自己的才能,从最初踏上漫画之路走到这条“老街”,聂峻一直在不断突破和蜕变。

老街的童话

《老街的童话》起始于一个叫做《鱼》的短篇,最初是以黑白形式绘制的。

但是为了达到更好的效果,后续的故事在脑海里成型后,聂峻选择了全部使用手绘水彩的方式来进行创作。

黑白和彩色的对比,虽然本人是黑白漫画控,但是这次站在了彩色这边。这种区别于流水线生产模式的彩色稿件才具备了彩色漫画真正的魅力!

《老街的童话》是有四个小故事组成的,简洁可爱的造型、明亮温馨的色调、触动人心的故事,搭配在一起相得益彰,可以说是天衣无缝。

儿时我们在读童话书时总会被里面发生的超越现实的奇迹震撼到,而第一个故事《梦》就是那见证奇迹的时刻。

鱼儿的梦想是学游泳,但因为她患有腿疾,普通的游泳训练中心都不收她,孩子们也嘲笑她。

为此,爷爷特意造了个树上的“游泳池”,每天坚持陪着鱼儿在树上泳池训练。

鱼儿在“树上泳池”训练,爷爷在树下睡着了,有一天绳索突然断了,但是…

天空竟然成为了鱼儿的泳池。

这一段的分镜相当有想法,从水龙头到包裹着小鱼的水滴,再到水花四溅,鱼儿获得了神奇的“魔力”,不同的场景自然的衔接到一起,画面也充满了诗意。

在天空翱翔的鱼儿引来了小伙伴的注意。这页的分镜也体现出聂峻更加娴熟的分镜技巧。机位的切换、景别的变化,让画面丰富而连贯,丝毫不拖泥带水。

这篇就是原本名为《鱼》的短篇,后面更名为《梦》。也许聂峻是想点明“梦”这个主题吧,因为奇迹的发生,鱼儿最终实现了自己的梦想。

回首望去,我们童年也一样有着美好的梦想,但是我们渐渐长大,到现在是否还记得儿时的梦想呢?

小鱼儿为了救一只蝴蝶被一群熊孩子围住,而小胖子豆包挺身而出救了小鱼儿,还带着受伤的蝴蝶和小鱼儿来到了他的秘密虫儿乐园,这是《老街》的第二个故事《虫》。

在那里,蝴蝶被治愈了,小鱼欣赏了一场虫儿们的音乐会,看着那充满童真的画面,我们仿佛可以回到,还相信自己是可以和小动物无障碍交流的童年,我们的灵魂也得到了净化。

而故事的结尾豆包的真实身份竟然是爷爷,穿越剧我们看得不少,在这里聂峻玩的这一场穿越剧实在是叫人泪目。

也许在我们儿时的某一个时刻,我们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也曾出现过,帮助我们度过一些难关。

而最终通过这幅画面的巧妙处理,以瓶子里映射出的场景和瓶子外的背景的不同,暗示着鱼儿穿越时空回到现实。

而豆包那一句“我们还会见面的”在翻到下一页后竟显得那么意味深长。

在藤椅上打盹醒来的爷爷是否还记得儿时的自己曾穿越到现在救了自己的孙女呢?

在那个年代空调还没有普及,炎热的夏天,爷爷扇着蒲扇,暖暖的灯光下,我们躲在蚊帐里听爷爷讲过去的故事。《老街》第三个故事《信》讲述的是那个信件时代的记忆。

从青年到老年,盖满邮戳的画面充满着遥远年代的回忆。

投递下第一封信件的鱼儿,她自己都不知道,这封信竟然穿越了时空。

并且促成了年轻时当邮递员的爷爷和奶奶的相识。

在信件已经快要消失的这个年代,我们通过互联网快速地交流着信息,我们通过快递迅速地进行着交易,这其中消逝的,是否是曾经那些手写的信件中承载着的温情?

《老街》最后一个故事《老小孩》的主题仍旧是梦想,只是这一次,它出自一个老年人之口。

这位叫胡溪之的老爷爷,和胖胖的鱼儿爷爷完成相反:胡爷爷不仅瘦,还有一身倔脾气。

年轻时为了养活家庭,只能努力工作,老了才有时间沉下心来画画,追逐自己的梦想,可是没有人理解他。

胡爷爷的画并不受人待见,只有鱼儿愿意跟着他学画画。

而当胡爷爷放下姿态和鱼儿一起画画后,周围的人对他的态度也发生了改变。一老一少画画的背影,多么的和谐。梦想,本就不该分年龄,只要还活着,就有追逐的权力。

可以说,《老街的童话》这部作品标志着聂峻的漫画在艺术性和思想性上又前进了一步。老少皆宜的故事,孩子读出来的是趣味,可以收获欢乐,成人读出来的是情怀,可以寻回记忆。

聂峻的故事里都充满着幻想的元素,无论是搞笑喜剧《丢丢侠》,还是充满着浓郁文学电影气息的《我街》,以及清新淡雅的怀旧小品《老街的童话》。

不同时期的作品,都具备着聂氏漫画特有的幻想标签,也体现出聂峻在不同的人生阶段思想状态的改变。

故事中的老街就像一条时光隧道,带着读者远离当今城市的喧嚣,穿行到老北京的胡同里,去经历一个个感人的故事。

在阅读的过程中你会发现,“老街”这个地标仅仅只是一个设定,它可以是北京的胡同,也可以是苏杭的溪边小道,也可以是全国各地都存在过的古老的小巷,也许每个人都心中都存在着一条老街吧。

优秀的漫画,不应该只有阅读时的酣畅淋漓,更应该在阅读后能使人回味,就如同优秀的音乐般,可以余音绕梁。

感谢聂峻,低调走心的创作,为我们带来这么多感动!愿走在漫画路上的你,继续编织美丽的童话。

踢馆赛动漫评论星光班

如果你也想成为星光班的一员,希望自己编写的动漫评论能为国漫带来一些影响,欢迎参与报名动漫评论星光班的踢馆赛。

报名对象:

18岁以上的动漫爱好者

报名费用:

首期免费

踢馆方式:

后台回复“星光班”

下载并填写报名表,

于9月5日22:00前

发送至本花邮箱jcfafa@qq.com

*本花将在9月9日22:00

于朋友圈内公布踢馆成功名单。

馆花结语:

动漫评论星光班开班第一个月,来自各行各业的5位学员因为喜欢动漫而走到一起,他们从不了解动漫评论,到亲自创作出一篇动漫评论的文章,希望他们的笔墨能够成为点亮中国动漫的发展的星光。

动漫评论星光班的学员小胖酥向我们介绍了聂峻的《老街的童话》,作品中夏日的阳光和泥土芬芳向我们扑面袭来,这正是一个老少皆宜的关于夏天的故事。

你心中的老街,在哪?

分享二次元的精彩Σ(っ °Д °;)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