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角虫的病,童石网络的困

​​

题图 / 困病之笼

本文由ACGx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困病之笼”

近日,漫画工作室@千秋叶漫画 连续发布微博,称漫画平台大角虫拖欠多家漫画工作室以及个人漫画家稿费。该微博公布了大角虫拖欠的部分漫画作品名和创作者名单,称自2018年2月以来,此名单中包括千秋叶漫画在内的超过50家漫画工作室和个人漫画家几乎再未收到过大角虫漫画偿付的稿费,至今未偿付稿费总计超过400万元。

目前,该名单中出现的绝大多数漫画作品,已经陷入了停更状态。

从动漫出版到游戏研发,大跨步泛娱乐IP运营

2015年3月,大角虫漫画APP上线,这个漫画APP是上海童石网络在挂牌新三板同期开启的新项目。

成立于2011年的童石网络,前身是一家图书出版行业公司。根据天眼查网站上显示的公司信息,童石网络在2011年到2012年间,完成了3轮总额数千万人民币的融资,融资轮数达到了C轮,投资方包括东方证券、华映资本、新东方、博雅资本等等。

在资本对游戏疯狂追逐的那几年,童石网络抓住了这个机会,开始切入到游戏行业中来。

除了继续动漫图书、动漫杂志的制作发行以外,童石网络还成立了分公司利用已有资源研发手游、页游,2013年上线的面向青少年的《星纪元》页游和手游产品成为了主要游戏收入来源,至今这款游戏仍旧接二连三出续作。

根据童石网络在挂牌新三板之前披露的公司营收信息,2013年全年动漫游戏收入来源为1388万元,2014年全年动漫游戏收入为3565万元。而动漫书籍2014年销售额5245万元和2013年5153万元相比,几乎没有增幅空间。

此时,中国动漫产业的崛起,给了童石网络新的一次业务扩张机会。

2015年9月挂牌新三板后,童石网络在继续手游业务的同时,将大角虫漫画平台提升为主力业务,甚至提出了移动端“日更原创”这个噱头感十足的运营模式。

日更漫画的明显优势是可以在短期内吸引大批流量,根据百度百科显示,大角虫漫画签约了国内独家作者和工作室近500家,日更作品近千部。而支撑这样巨大的漫画平台所需的部分资金,就从新三板上募集。

2015年11月、2016年1月和2016年4月总共半年时间里,童石网络通过新三板总共定向增发2.55亿人民币,其投资方包括东证创投、深圳岚悦、浙商证券、银烁资产等等。

赶上了动漫产业这股“春风”,童石网络相关负责人不止一次在媒体采访中表示,童石网络将深挖中国二次元产业的价值。除了用于孵化国漫IP的大角虫漫画平台,2016年初童石网络还成立了童石网络游戏中心,重点发力二次元手游,并且出售了所有的纸质动漫IP图书,完成了从纸质传媒到网络泛娱乐运营的转型。大角虫漫画平台孵化漫画IP,通过商业授权进行盈利,美好未来似乎已然在胸。

资金链吃紧,拖欠头部漫画稿费

前面我们提到,作为主营业务的大角虫漫画平台采用的是“日更”模式,在其他媒体采访时,童石网络的相关负责人曾不止一次提到过日更模式可以让旗下IP孵化速度几乎是倍速提高,而这也会导致付出的漫画稿酬倍增。

大角虫漫画平台上线仅1年,2016年7月童石网络就在上海召开了童石互娱“GET”大会。在会上,童石网络宣布了旗下数部漫画的泛娱乐计划,较为重点的合作是:童石网络和华谊成立了角虫娱乐,将《民工勇者》等6个IP授权给角虫娱乐,请来白一骢合作网剧《逆天而行那些年》《迷域行者》,影球影视将开发《星梦偶像计划》。

在2017年1月童石网络的年会上,创始人王君表示“2017年,借助庞大的大数据系统——IP智能孵化平台,童石孵化一个爆款IP的周期还可以再缩得更短。”

半年后,在数娱梦工厂对童石网络互娱总裁弓晨的采访中,曾提到“童石网络对于IP的影视化,采取了‘版权+投资权’的模式,且目前收入主要来源为前期版权收入,以保障各方收益。”

日更带来的快速流量,也让童石网络的国漫IP授权计划进行得相当快。2016年大角虫漫画平台下的漫画IP仅影视版权收入就已达几千万元。不过,弓晨在接受数娱梦工厂的采访中也提到,“虽然有几千万级别的版权金入账,但这笔钱相比于长期连载的稿费支出,仍不能完全覆盖。”

而相比漫画付费阅读方面的前景,IP授权是童石网络的主要收入来源。

另一方面,在二次元游戏这块,童石网络拥有游戏版权的初音未来和《全职高手》手游,分别于2017年初和2017 年3月开始了内测;2017年9月,童石网络旗下漫画《超脑洞》改编的手游《超脑洞之兽人的反击》开启不删档测试;2017 年 10月,童石网络获得《Code Geass 反叛的鲁路修》手游改编授权。此外,童石网络自有IP《天使与恶魔的密语》《妖怪观察学院》《困病之笼》等十几款IP改编手游均已被列入游戏开发计划之中。

业务的快速转型,让童石网络的营收有了明显增长。

2015年,全年营收7000万,净利润1005万。

2016年,全年营收1亿元,净利润1931万。

2017年,全年营收1.3亿元,净利润1418多万。

在其财报中,童石网络着重描述的还是游戏的营收数据,而漫画各个领域的收入并没有透露细节。

但是,和连续几年增长的营收以及净利润形成明显对比的,是坏账和应收款以及现金流。

挖贝网曾对童石网络2017年财报进行过分析:

“童石网络去年年报显示,报告期末,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本期为-5576.13万元,上年同期为-9127.83万元。

公司应收账款原值为 1937.67万元,已计提坏账准备金额3276万元,净值为1.61亿元。上年期末,公司应收账款原值为1.3亿元,已计提坏账准备金额 1290万元,净值为 1175万元。

计提3276万坏账超过去年的利润,公司剩下的1.6亿应收账款超过公司全年的收入。应收账款较增长了37.01%,而公司去年收入只增长20%。

这个趋势得不到遏制的话,最终应收账款的增加额将会超过公司收入,这将会对公司构成巨大的冲击。”

童石网络的应收账款和动漫IP的影视剧授权、衍生品授权回款较慢有关,此前全部处理掉的图书回款较慢也有一定关系,而坏账和应收款对公司未来的运营会造成严重影响。

或许正是因为应收款的原因,导致公司现金额度吃紧,而在漫画平台各个运营环节,处于公司体制之外的签约漫画作者又是最弱势的群体,最终出现拖欠漫画稿费的现象,也就不奇怪了。

在所有被拖款的漫画中,有不少已经停止更新,而仍有部分在持续更新,而其中有不少都是大角虫漫画平台的头部作品。

ACGx发现,在欠款名单中有大角虫的“台柱”孙渣创作的《超脑洞》,此前这部漫画被童石网络改编为《超脑洞之兽人的反击》;有目八创作的《遇见20岁》,这部漫画是大角虫输出到韩国漫画平台的国漫作品之一;还有烟头hstone×白熊创作的《星梦偶像计划》,这部作品也有真人改编计划;另外,还有大叔酱创作的《困病之笼》,这部漫画的动画化计划早于2年前就已经定下,至今还未见到动画上线。

万万没想到,这家寄希望于将漫画IP泛娱乐开发的漫画平台,居然会因为稿费问题导致一干头部作品停止更新,真是令人唏嘘不已。

2017年6月,童石网络宣布冲刺IPO。然而证监会收紧文娱行业公司IPO的传言也同时袭来,这使得童石网络IPO进展过缓。证监会对文娱行业公司上市越来越严格的要求,不少财务数据优质的企业都无法成功IPO,而应收款过高的童石网络,很有可能会面临发审会无法通过的问题。

显然,IPO无法解决童石网络的眼下难题。

今年上影节期间的一场影视交流会上,大角虫动漫平台孵化的动漫IP影视化计划终于有了眉目:《迷域行者》今年年底开机,《灌篮》预计下半年开机,《三十六骑》2019年下半年开机,网剧《星梦偶像计划》2019年下半年播出。童石网络董事长王君也在现场宣布将与影视行业多家公司展开深度跨界合作,为项目提供资金支持、内容支持和全产业链开发。

这其中,《迷域行者》是已经通过动画进行了内容验证的,《三十六骑》改编自起点网的小说,而《灌篮》的漫画还未上线。显然,影视公司更愿意着手的内容改编,首先还是耳熟能详粉丝数量更大的IP。而对于漫画这种在内容上游的非头部产业来说,没有通过更多样化的内容形态进行内容验证和放大,很难得到下游文娱行业的认可。

当资本对文娱行业、对动漫公司不再“友善”的时候,像童石网络这样的动漫平台又应该如何继续稳定地走下去呢?​​​​

分享二次元的精彩Σ(っ °Д °;)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