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纶镁配音的这部100%台湾动画,锁定了金马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

MOViE木卫(ID:movie432)

今年金马奖的初选名单,昨天被曝出来了。

来自内地的包括黄渤的《一出好戏》、刘若英导演处女作《后来的我们》、陈凯歌《妖猫传》、《无问西东》、贾樟柯新作《江湖儿女》、毕赣《地球最后的夜晚》、张艺谋的《影》、姜文《邪不压正》、徐峥《我不是药神》、今年FIRST最佳影片《郊区的鸟》、侯孝贤监制刘杰导演的《宝贝儿》、万玛才旦入围威尼斯的《撞死了一只羊》,以及《红海行动》等。

港片则有曾志伟监制的《黄金兄弟》、陈果执导的《九龙不败》、张晋主演的《叶问外传:张天志》、以及《狄仁杰之四大天王》、《捉妖记2》、《逆流大叔》等。

台片的话,一共有8部进入初选:《谁先爱上他的》、《小美》、《范保德》、《幸福城市》、《角头2:王者再起》、《引爆点》、《斗鱼》、《切小金家的旅馆》等。

其中最特别的是100%台湾制造的动画片《幸福路上》。

它的原型曾拿下2013年台北电影节最佳动画片奖。紧随其后,导演宋欣颖,又在年底金马50的创投上,获得了评审杜琪峰、陈国富、黄志明青睐,再次拿下百万首奖。

时间又过五年,《幸福路上》变成了111分钟的动画长片版,拿下了今年台北电影节的百万首奖、最佳动画片和观众票选奖。

有人甚至断言,它拿下金马55的最佳动画片也不无可能。

无往不利的战绩背后,是女导演宋欣颖拥有过人才华,亦或者《幸福路上》是现象级作品?

最终答案,恐怕会让很多人失望。

《幸福路上》有着广泛而深远的民意基础,故事也不乏平易近人的邻家气质,但动画片是一个集体作业,考验整个动画工业的梯队建设。

即便耗费五年时间,带有深刻个人烙印的《幸福路上》,更接近单兵作战的《大世界》或者小团队的《麦兜故事》,而非中国影迷熟悉的《大护法》和《大圣归来》。

众多奖项肯定与前辈提携,更像是推动和褒奖导演完成了一部长片。好比电影创投会的终极本质,并不能将一部电影的剧本,锤炼打磨得更好——那一直是导演自己的事。

所以,我们所看到的,最终完成版的《幸福路上》,就保留有很台很颜色的一面。

遭人诟病的桂纶镁配音,有挥之不去的大龄文青文艺腔。

抱歉,我不是对大龄、女文青或者文艺腔有敌意。我认为,桂纶镁的配音,令年逾三十的女主角,依然像个没有长大的少女,无论是做往日的花痴还是今时的感悟,总害我跳跃出戏(即桂纶镁标签太明显)。其他几个配音演员人选, 陈博正(父亲)、魏德圣(表哥)也有很浓的台湾情结,但代入感超强。

电影出现了大量闽南语方言对白,像阿陡仔庄贝蒂、沙发和蓬椅(PONGYI)、狗语和国语之类的调侃。

六岁时,小琪一家搬往台北县新庄市(今新北市新庄区)生活,作为包围台北市的台北县,家庭与学校的语言差异,似乎透露了一个信息:本省人的生活空间,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大。相较复刻台南某条街做背景,立意浅白无比的《小猫巴克里》,《幸福路上》无疑更靠近开放了自由行的台湾,那些社会民生,总能让人会心一笑。

《幸福路上》自搬家开始,以小琪的成长,引出了人生变幻时的诸多感慨。从母亲与女儿的对话,到女儿自己也成为了母亲,最终步入小时候迷茫且感觉遥远的成人世界。

比较小琪与其他同学的人生故事,她的际遇,对外婆的怀念与追忆,对新生儿到来的恐慌,并没有达到“短相聚长别离”的意思。更准确的说,小琪的人生循规蹈矩,去了美国工作生活,博得周围人眼羡。双亲在家辛苦,依然健在也说得上好运气。

那《幸福路上》,到底在感慨什么呢?

这部有着缤纷颜色的动画片,像冰激凌,糖果屋和夹娃娃机器,反复出现相当粗暴的转场:哗——哇——嘢,这样子。

固然,它可以被解释为少女的异想天开,但频繁的噩梦与想象力,总会让电影陷入一惊一乍的情境,更有种没长大的天真、惊奇与密室感。

如果再对比日本的《岁月的童话》和《辉夜姬物语》——都是关于女性在不断成长中,被迫牺牲和改变自我的寓言,我不可避免要想问:小琪,活了三十多年的小琪,她真的长大了吗?

我知道电影要表现她的觉悟,以外婆的死,以决念的生,选择并告别美国的生活,归来台湾,陪伴父母。可是,少女时代的惯性,哪怕小琪停下脚步,她都好像没有真正摆脱。

她寻找到了友情,那个由表姐带来上学的庄贝蒂,留下了一个与美国有关的善意谎言;

她看禁书,却没有早恋;

她升读了北一女,却无比迷茫;

她跌跌撞撞成了美国女儿,回到幸福路上,只是感慨大家都变得那么老了…

《幸福路上》有不可思议的地方。像80后的我,可以无缝对接台湾1975年生的学校记忆(尤其是上学紧张)。其实刚好就是,大陆社会经济的起步发展,晚了台湾十余年那样子。

有些细节,却是我所诧异的。那条名为大排沟的小河流,居然是从垃圾污染,变成了被整治的清洁。小琪居然喜欢工厂飘出来的有颜色“毒烟”,就好像那股烟的味道,可以让她随时进入异次元世界。

1975年4月5日。蒋介石去世。

1975年4月5日。小琪出生。

《幸福路上》更想做的,是把小琪当做一个不断参照他人变化,目睹父母老去的国民代表。所以,她这一生,是父亲口中的心肝仔(回高雄六龟扫墓),要遇到阿陡仔(她最终去了美国),被熊孩子称呼为番仔(一个来自花莲的外婆),还有怀春小说中,“你这残忍的小东西”。

她的童年点滴,得有吃槟榔,猪哥亮,和飞啊飞啊小飞侠。她的于心不忍,是看父亲年纪一把,当夜间保安,却永远买不上一张对的彩票;是念叨着资源回收爱地球,捡瓶子和垃圾赚零花家用的母亲,自知没有跟上社会与时代。她厌恶三姑六婆的七嘴八舌,又怀念实际上相当短暂的同学友情。

《幸福路上》的野心,是明晰的时间线:

譬如1991年国中毕业,考入北一女。那个时间点前后,台湾解除戒严,政治局势风云突变。

1999年的921大地震,博士的家大楼倒塌,数十人死亡。

2001年的911事件,纽约世贸中心双子塔倒塌。

这三个时间点,小琪分别遇见了陈水扁的女儿陈幸妤(北一女的学妹),她不快乐;

一路从乩童扶正成车行老板兼圣恩法师的老同学,他走了;

还有代表独立自由美国梦的表哥,结果呢,小琪放弃了。

最终,曾是阿陡仔的庄贝蒂,与美国女儿的小琪,又在幸福路上相遇。放弃精神美国与现实美国的台湾女人,以单亲妈妈的身份,选择了她们的家人,以及生长的土地。路直路弯,她们继续着生活。

堆叠的细节,与释放的政治气息,还有不断点亮的时代标记,令《幸福路上》的小琪,变成了一个围观者,而不是一个主动的参与者(我甚至感受不到她强烈的情感驱动)

幸福一词,貌似鸡汤,但我在北京生活的社区,就名为幸福村;每年驻扎上影节的地盘,就有一个幸福里。

幸福,不过代表国泰民安的纯朴愿景。

小琪没有走上追求幸福的那条路,她选择了从来没有离开的那条路。

但,这就是幸福吗?

作 者

昔日我曾苍老

如今风华正茂

木卫二

编 辑

一只野生无业厚着脸皮混迹于电影院剧场和美术馆的流浪猫

猫九

分享二次元的精彩Σ(っ °Д °;)っ